墨染月_Rachel

晨安,小姐。
晨安,先生。

是一个写破文的,并且质量极其低下。产粮随缘,吃啥请走17年6月最后一条博。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我亲友有人提出要互fo,我是不会主动关注的。
言下之意,不要指望我互fo(ntm

产粮的太太们是例外。

淡泊名利,自产自销,爱吃啥就吃啥了,产粮随机,说不定年更,说不定一年都不更。

取关请随意。

爱你们,么么哒。

个人文章严禁转载,欢迎勾搭。
日常生活吐槽请走@墨式超高冷日常

网页端背景作者P站id:29688826,用户名Noir。

【路绘】在最美的时光遇见你

总目录


【2】
路明非那天最终还是没有回复源稚生。
是的,他选择了做一个长弧怪。
路明非沉默许久,最终愤怒的一砸笔记本就跑路了,一边跑路一边不忘打开手机给绘梨衣回起留言。
他咂咂嘴,感慨一波自己真是神操作,随便看个资料都能遇到这么大来头的小姑娘。
但是弧了人家源总总归是不大好的……虽然公司顶头上司其实是自家弟弟,但他还是有些胆战心惊,毕竟自己不是顶头上司啊。
在他老大回国玩的时候,路明非内心的揣揣不安还是被凯撒发现了。
那会是在去海边的路上,路明非托着下巴发呆,手机被他捏在手里,从指缝中透出的光来看页面应该是上杉绘梨衣的微博主页。
凯撒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直接开口问他:“得罪谁了?”
路明非听得云里雾里,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
凯撒冷笑一声开始疯狂输出,“平常出来玩你早就嚷嚷着要看妹子的大长腿然后拉低下限喊一波求摩擦,现在心神不宁还知道发呆,看你表情不会是在谈恋爱,谁谈恋爱这么一副苦逼脸。”
凯撒顿了一下,继续说:“所以你到底得罪谁了?你得罪那个把你干嘛了?”
路明非一愣,张口就来:“老大真是英明神武,不愧常年剧中扮演女主角的解语花,想来师姐一定与您恩恩爱爱从不吵架感情和睦,连小弟我这么羞于启齿的小情绪都发现了。”
废话是张口就来,关键点一个字没提,凯撒又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路明非注意到以后“咻”一下住了嘴,开始把主要事件讲了一下。
“上次我从师姐手里的资料看到个小姑娘,不知道出于啥心态就跑去加她了,用的是小号,没想到是个自闭症,还特别听我话,我卖过安利以后就开始迷我的歌,上次她哥找来了。”
凯撒就问他:“所以你得罪她哥了?”
路明非满脸沉痛,“她哥是隔壁分公司的源总。”
凯撒愣了一下,也开始沉默。
说起来,路明非想,自家老大也是个大佬了。
他老大跟楚师兄同年出道,擅长扮演骚包的海龟忠犬,一般来说都抢不到男主角的位置,就算有适合的也是那种沉默不语类型,跟他本人性格严重不符。拿过两次男主角奖,其他时候都忙着和楚师兄抢男配奖。
之前还没出道前跟杀胚师兄一起对自己格外关照,出道后红红火火颇得人气,但依旧还是跟自己关系顶好。
——楚师兄目前也跟自己关系特好,要是把自己最近这事跟他讲讲估计比老大兴趣高。
要说老大这称呼是出道前开玩笑得来的,凯撒当时喝了点酒,高高兴兴跟他说:“要是我以后红遍大江南北,到时候就认你当小弟罩着。”
他心说自家弟弟罩着就没人来找麻烦了哪还有其他比自家召唤兽厉害的,不过还是点头应是当即喊了句老大威武。
这事也就这么开着玩笑定下了。
自己还有个大嫂,也就是他师姐,目前订了婚,准备等师姐从一线退下来就结婚,算是全公司最秀的一对了。
羡慕,羡慕。啥时候自己也能有个好看的未婚妻啊。
在他发呆的过程中,凯撒已经把车停在了海边了。
他当下放下思绪,换上泳衣高喊一声妹子我来了,撒开丫子奔向海边。
结果出乎意料的真撞上了个妹子。
他扯扯嘴角,有几分尴尬爬上心头,蹲下身牵起妹子的手,放软声音问了句没事吧。
妹子摇摇头站了起来,他一愣,这他妈不是刚还在提的“小姑娘”吗。
他于是试探着问了一句:“绘梨衣?”
红头发的妹子当时眼睛一亮,丝毫不管自己的自闭症,张张嘴就回问了一句:“Sakura?”
路明非不知道自己咋想的,听到她开口的瞬间竟然是喜悦高过了其他一切情绪。
于是他点了点头。
这会上杉绘梨衣是真高兴了,连带着自己出来玩的源稚女都不管了,牵着路明非就往海那边跑。
路明非就乖乖跟着她跑起来,一边跑一边上下看看今天她穿的衣服。
嗯,挺好的,还没换泳衣。他无意识地吐槽着。
现在上杉绘梨衣穿着条白色吊带裙,裙摆垂在她膝盖处,非常宽松,风一吹能扬起一截,上头披了件白色的小外套,轻薄还带了点蕾丝边,红色的长发披散在身后,跟一身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估计是因为来海边玩,所以她没穿鞋子,身上闻起来有防晒霜的味道。
路明非则是穿了条蓝色的宽大泳裤,上头印着个有椰子树的小岛,还有一金灿灿的太阳,又披了件长袖的白衬衫,努力弄个斯文的外表,衬衫只扣了最上面的一颗扣子,因着料子特殊,倒也不热。
他跟着绘梨衣跑了一段,脑子里也顾不得看路,只想着小姑娘总归不会害自己,一门心思发呆。
直到下一脚踩到的不再是灼热的沙而是颇为凉爽的海水,他终于醒了醒神。
脚腕被接踵而至的海浪拍打,不算重,绘梨衣松开了手,在海上踩着脚印转圈,溅起的水珠在空中转了一圈,飞到了路明非小腿上。
他们来的地方本来是价格较高的且从不做宣传的,只留个有门道有钱的人来玩,多是像凯撒这样不能在外头露面的。
在这能见到不少明星,但狗仔从来是摸不进来的,安保工作做得特好,所以明星才敢来。
路明非看着绘梨衣低着头在那踩水,准备先回去找凯撒报个信,刚转身就被绘梨衣拉住了手腕。
他又转了回去,看了看绘梨衣,她抬了头,路明非看着她的眼睛,那双好看的红眸里溢满了坚持。
他愣住了。
下一刻他神情一松,哄人的话也没说,手转了转牵着绘梨衣往回慢慢的走,两行一大一小的脚印印在沙滩上。
隔了老远路明非就看到了凯撒骚包的金发和金发底下的八块腹肌,他低头看了看了自己连人鱼线都没有的肚子沉默了一下,愣是又摆出了一阵破罐子破摔的气势,领着绘梨衣往那边走了。
这会绘梨衣其实也看到人了。
她看到自家哥哥正在和一个金发男人聊天,两个人穿了泳裤慢慢的朝着自己的方向走过去,而身旁的Sakura也要领着自己过去,她在脑中思索一圈,吓得抓紧了路明非的袖管。
路明非偏过头看了看她。
她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表述自己的想法,只能说一句:“哥哥在那。”
然后指了指凯撒的方向。
路明非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凯撒正在跟个男人聊天,他琢磨着那人不像源总,就给自己壮了壮胆,一脸若无其事的领着绘梨衣继续走了。
他不太放心,又问了一句:“你哥叫什么?”
绘梨衣乖乖作答:“源稚女。”
路明非松一口气。
转念一想又觉得她太乖了,于是连忙叮嘱道:“以后别人问你什么问题你不能这么简单就告诉他答案了啊,别人给你吃什么也不要吃,叫你去哪也别去,千万别太相信其他人。”
绘梨衣点点头,又想给自己辩白几句:“Sakura不是别人。遇到别人我不会和他讲话的。”
路明非听到这话涨红了脸,不知道怎么作答,便闭了嘴往前走。
==========TBC==========

为了不成为一年都不更的作者,我来更新了。
本章2100+。非常短。

……爱你们,no打我,谢谢么么哒。

评论(4)
热度(15)
© 墨染月_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