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月_Rachel

晨安,小姐。
晨安,先生。

是一个写破文的,并且质量极其低下。产粮随缘,吃啥请走17年6月最后一条博。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我亲友有人提出要互fo,我是不会主动关注的。
言下之意,不要指望我互fo(ntm

产粮的太太们是例外。

淡泊名利,自产自销,爱吃啥就吃啥了,产粮随机,说不定年更,说不定一年都不更。

取关请随意。

爱你们,么么哒。

个人文章严禁转载,欢迎勾搭。
日常生活吐槽请走@墨式超高冷日常

网页端背景作者P站id:29688826,用户名Noir。

【21H/叶喻】鱼抓来就是为了吃的。

总目录 


@叶喻虐狗的24种方式 

字数:6515字

备注:渔民叶x人鱼喻,有长发喻以及人鱼可生子设定(虽然并没在文里用到),少量年龄操作(你并看不出来的),and日常的地得不分(……)

我可能写了一篇假文…。

祝叶神生日快乐。

祝阅读愉快。


1.


    终于……要离开了。

    少年的长发在海中漂浮,头上的饰品也随之肆意飘动着,他伸出手,将指尖露在海里难见的阳光中。

    他的嘴唇微不可见的动了动,头上的饰品便隐去了。

    他迷茫的看着那一抹阳光,随后眨了眨眼,又恢复了一片清明,带着些许期待,熟稔的摆动鱼尾朝着既定方向前进。

    那是一片他在心中幻想了无数次的地方。

    他悄悄地蛰伏在一旁,耐心的等待着,直到那属于渔船的阴影笼罩这片海域,他才毫不犹豫的化作鱼形,直直往渔网里扎了进去。


    ——听天由命了。

    他在心里微笑。


2.


    叶修今天捕鱼回来的时候有点震惊。

    他似乎不小心把底下住着的哪个海族的王族捉走了……

    成熟期都不到,来海域上游历练,等过了成熟期再游回去的?

    叶修为难的抖了抖网子,一时半会也认不大出这又是哪家王族——审美如此诡异,要给鱼头带一圈用鱼骨头做的王冠的王族,他觉得自己从来没见过——只能先养着了。

    万一自己放生的时候给放生到对家地盘了怎么办?毕竟鱼是自己捞起来的,不能因为自己捞起来了给弄死了,不大好交代啊。

    他一边想着一边用缸捞了点海水,把那条特殊的鱼放了进去。

    要不等成熟期到了让这位自己回去吧。

    叶修直起身,划着船去往岸边,海风扬起他没有穿好的衣服,露出了腰腹间缠着的一圈圈的雪白的绷带,他伸手拉了拉外袍,抿着唇看不出多余的情绪。

    缸里躺着的“成熟期都不到”的鱼盯着叶修身上的绷带看了一会,回想了一下之前闻到的淡淡的血腥味。来以为是船上其他鱼类的血,但现在看来似乎是他的。

    那条鱼看着撑船的身影,逆着光显得那人肤色格外的白,水珠在空中泛起打转,折射出耀眼的光。

    叶修今天还没前往更远处的海域收网,因为意外的收获而提前回到了自己目前的居所,此时不过正午就已经收拾好东西在家里坐着了。

    算了,反正暂时还饿不死,今天就是没法赚钱而已。

    叶修的住所是个相对简单的木屋。有两层,底楼布置了大堂和一间杂物间,再往后的庭院里有简易的厨具可以自己开火,小院子里一块种了“观赏用”的花草,一块种了平时吃的蔬菜。

    二楼则是寝室以及一间书房,说是书房也并没什么书籍,只是文房四宝加一张桌子一把椅子。

    前院只稍稍留了块不大的地方放置小件,院前一棵树遮阳。

    叶修到家以后,便将缸放在了大厅里头,琢磨着左右也无所事事,干脆上楼睡了个午觉。

    他刚入睡,缸里头就出了些动静。

    喻文州一只脚踩在缸里,另一只脚悬在半空,小心翼翼的踩上了地面,全身赤裸着站在那里。

    这会他的发梢还带了点水珠,长发披散下来将他背脊尽数遮住,他用手指在另一只手的掌心画了个圈,身上就穿上了整套的衣裳。

    他走出大厅,看了看门前的景象,目光扫过那棵树,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又往后院去了。

    喻文州看着那一片花草沉默下来。

    根据自己熟读的《百草录》来看,这些看上去十分美丽并且似乎只能观赏的花草,都是些千金难求的珍稀药草。

    种类之丰富让喻文州有些咂舌,他在心里估算了一下这院子里花草的总价,最后得出了一个天文数字。

    自己一见钟情的“情人”可能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简单。

    喻文州若有所思,去楼上转了一圈,盯着叶修的睡颜看了许久,才下楼了。

    他去了后院,为叶修做了几道营养的小菜,装好盘放在了大厅的桌子上,又寻了个罩子罩住,不让饭菜冷了。做完一切,他一脚踩进缸里,变回鱼形在里面安分的游来游去。

    傍晚时分,叶修睡醒了。

    他闻着饭菜的香味,想着是哪位故交来访,懒散的走下了楼,却意外的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身影。

    连封书信也无。

    叶修不由惊奇的将眼睛睁大了几分,最终腹中饥饿让他猛地醒悟,漱了漱口便坐下吃起了小菜。

    做得很好吃,可以打十分。他在心里评价道。和曾吃过的轮回楼的招牌菜“荒火碎霜”比起来,也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他吃的津津有味,喻文州看着也很开心。

    饭后叶修将门上了锁,上了二楼在书房里写了封信。

    【偶遇田螺姑娘为我做饭,吃完以后仍久久不忘,有缘一起吃。】他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比小周做的还好吃。】

    最后一句笔迹较之前面,又多了几分随意。

    他吹了声哨,树上树叶簌簌响了一阵,一只雪白的鹰便落在了窗口。他将信折了折,塞进鹰脚上的小匣子里,手挥了一下。

    白色的鹰便渐渐消失在黑色的夜幕里了。

    这下估计沐橙总归会有点兴趣了。他想。毕竟小周手艺是大家公认的好。


3.


    夜里叶修觉得自己做了个梦,梦里头有小时候的沐橙趴在自己胸口窝着。

    他觉得很闷。

    他睁开眼睛。

    叶修在那一瞬间收到了极大的惊吓。

    他看到一个留着长发穿着一身道袍的少年坐在自己小腹上,双腿分开,手撑在自己胸膛上。那个少年看到自己转醒,缓缓地俯下身子凑近了叶修的脸。

    月光下,他的发丝泛起了些许光芒。

    喻文州的湛蓝的双眸直直地映入了叶修的眼里。

    ——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美丽而危险的海蓝色。

    喻文州的呼出的温热的气体扑在了叶修脸上,无端的让他脸上泛起了一丝红晕,他看着喻文州,然后开口打破了寂静。

    “我捞起来的那条鱼?”

    “嗯。”喻文州点点头,“本来还差一小会就到成熟期了,被你带走了。”

    “有名字吗?什么种族的?”叶修问他。

    “喻文州。不知道什么种族。”喻文州老老实实地回答他。

    空气中稍许染上了些燥热,夏日夜晚本该是清凉的。

    喻文州的眼神有些混沌,或许是困了,他撑在叶修胸前的手渐渐开始疲软。

    完了。

    喻文州苦笑一声。

    还真遇到发育期了。

    下一秒他整个人就趴在了叶修身上。

    叶修有点懵。上一秒还好好说着话,下一秒人就趴自己身上睡着了,算是个啥情况?

    他伸手准备把喻文州从自己身上抱下去,接触到对方皮肤的一瞬就发现了其间异样。

    “还以为你是假装的。现在看上去倒是真的了,我倒没见过还有成熟期以后能元素暴动的。”

    叶修握住了喻文州的手。

    他稍稍有些怔愣,对方的手带着灼热的温度,骨节分明又极其白皙,接着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引导对方体内的力量归于平静。

    喻文州的呼吸平缓下来,头窝在叶修脖子附近,鼻子就直接凑在了他耳朵旁。

    叶修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声音在夜里真是十分响亮。

    让他连忽视也做不到。

    第二天喻文州醒的比叶修早,他看着两人交握的手有些犹豫,但还是小心的抽出手下了楼,准备了几样新的早点,又重新爬上床缩成一团躺在叶修身畔。

    夜里叶修大概是翻过身了,喻文州醒的时候自己正靠在他胸前,手放在床榻上,被子被盖在了两个人身上,带着对方的温度。

    他又眯着眼睛休息了一会。

    再次醒来的时候直面的是叶修有些怀疑的眼神。

    “田螺姑娘喻文州?”

    他面色坦然的点头,“虽然我昨天还没到成熟期,但我还是可以用一点小法术的,所以帮你变了点菜出来。”

    “昨天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叶……修。”他的话迟疑了一瞬才讲完。

    他并不知道海底氏族有没有谁知道自己的名号,用了自家弟弟名字那么多年,从和嘉世决裂并且开始逃亡的那个瞬间开始,他才又用回了自己的名字。

    “你在被人追杀?”喻文州问他。他的眼神告诉叶修他是知道答案的。

    “旧主。”叶修意思意思给了对方真正想要的答案。

    “早饭好吃吗?”喻文州换了个话题。

    “非常好吃。”叶修发自内心的赞扬了一句。

    两个各怀鬼胎的人,在正式交换了名字以后,毫无主题的闲聊了一个上午。


4.


    中午的时候叶修收到了苏沐橙的回信。

    【不信。你现在人在哪?】

    叶修稍微露出了笑意,提笔写起了回信。

    【人鱼族领地旁边的海岸,你来看看?我捉到田螺姑娘了,是个男的,叫喻文州。我琢磨着我对他一见钟情了,来见见你嫂子人选也挺好的。】

    不过不知道是胃对他一见钟情还是心对他一见钟情。

    他想起那双湛蓝的眼。

    大概是心吧。他对自己说。

    雪白的鹰安静的等候着他的行动,他卷了卷信纸放了进去,又啪嗒啪嗒的走下楼去,盯着喻文州看了起来。

    按常理来说,叶修还以为他会不自在。

    但此时斜斜的躺在椅子上正在看书的少年却回望了过来,甚至笑着开口,“我很好看?”

    “比其他人好看。”他点点头。

    “我该谢谢你吗?”喻文州问。

    “没我帅吧。”叶修答。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扬了扬手里的书。

    “一起看?”

    叶修不说话,直接走了过去,手上顺便扯了个凳子,坐在喻文州旁边和他一起看起了书。

    喻文州伸手指了指书上的一句话。

    他清朗的声音在叶修耳畔响起。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他顿了顿,“现在你收留了我,但我没有带可以回报你的物品。所以,跟我回趟家?”

    “我已经收到回报品了。”叶修偏过头,盯着喻文州看。

    喻文州缓慢地露出了一点笑意。

    叶修按住他的肩,然后低下头,用齿尖咬了咬喻文州的双唇。

    喻文州仰起头,眼眸中带了些许水光。

    然后,他们交换了第一个吻。

    他们双双闭起了眼,藏起了眼里的狡黠,以及些许的且十分明显的喜悦。

    叶修搂了搂喻文州,然后拉起他的手往杂物间走。

    “送你一把伞。”叶修说。

    喻文州跟着去看了,杂物间堆灰看上去已有些年份,叶修敏锐的察觉了喻文州眼底的疑惑,笑着解释了一句,“房子本来就造好了,平时不住人,住的比这间要体面得多。”

    他从一个箱子里抽出一把伞面略有些泛黄的白色纸伞来。

    “在伞骨上刻名字了。”叶修牵着他的手往上按。

    千机。

    他在心里默念。

    “定情信物。”叶修凑在他耳边说。

    “进度很快。”他思索了一下,然后对叶修说了一句。

    “确实挺快的。”认识了不超过一天就在一起了。

    喻文州的指尖在伞柄上来回滑动,然后在某个瞬间指尖用力,伞立刻变成了一杆长枪,泛黄的伞面翻转,露出了由玄铁制造的内芯。

    手托着的地方,署上了名字。

    ——苏沐秋。

    喻文州有些惊奇,翻来覆去看了看,又将其余几种形态都按了个遍。

    “挺好玩的吧。”叶修噙着笑意问。

    喻文州点点头。

    苏家制造的武器,可不是谁都能拿到的。

    这应该就是流言里提及的苏家家主的巅峰之作了。

    然后,自己大概也理解为何苏家会与目前最强大的嘉世决裂了。

    “我们族里的人,进入成熟期就必须要找伴侣了。”喻文州讲了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话题。

    叶修却了然的点点头。

    “回礼。”喻文州又提了一句。

    晚上两个人坐在床上喝着茶,鹰又带来了回信。

    【后日便到。】

    然后是不同于女子娟秀字迹的一行话。

    【拖家带口的,准备好啊。】

    叶修想了想来回的路程,便没有回信,冲鹰吹了声哨,让它去树上休息了。


5.


    只是在等来苏沐橙之前,叶修先迎来了一群他并不欢迎的人。

    这会是正午,叶修和喻文州趴在一起看书,然后听到了一声有些凄厉的鹰啼。

    喻文州挑了挑眉,看向了叶修。

    叶修眨了眨眼。

    喻文州就坐了起来,理了理衣袍往窗口走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群穿着统一,气势凛然的人。

    “三十九人。”他启唇,屈了手指在窗框上敲了几下,看不出有什么的情绪变化。

    “吾一人足矣。”他平静的嗓音又响了起来。

    从喻文州的指尖渐渐出现了一把法杖,身上的道袍也开始出现微小的改变,耳朵变尖几分。

    他手腕稍稍转了几下,然后他周身的法力波动就开始改变了。

    叶修饶有兴致的撑起了头,欣赏起眼前的一幕。

    嘉世的人御剑而来,此时正浮在半空,统一用布带蒙了眼,布带上嘉世的标志格外显眼。

    都是些死士。

    喻文州心下了然,本也无几分悲悯之意,此时更多了几分果决。

    过程毫无波澜,为了防止伤到房子,喻文州还施加了个小阵法。

    瞬息之间战斗变便结束了,嘉世的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一切又变得与之前无二。

    “鹰没事,被人踩到羽毛了。”喻文州托起了那只鹰,伸手拿下了已经快要掉落的羽毛。

    然后他转过头,就看到了叶修有些探究意味的眼神。

    他听到叶修清清嗓子,问他:“人鱼族这一代唯一的小王子是吧?”

    他神色自如,点头应是。

    “你当年过成年礼的时候,我还托沐橙替我捎了份礼。……是个啥来着?”叶修思索起来。

    “我其实没认出来是你,毕竟当年连面都没见上,但是一些小细节让我把你踩出来了。”喻文州说,“你给我送的是苏家造的短匕,应该是苏沐秋送你的吧。”

    然后又转赠给了他。

    叶修回想了一下,驳了他的话。

    “那个是我自己造的,沐秋在旁边指点了我一下而已,送人家礼物是不能这么敷衍的。”

    喻文州有些意外,从怀里拿出了那把短匕,上下打量了一番。

    做工精美细致且相当实用,适合防身,看上去是大家制造。因此他才以为会是苏家家主所作。

    “第一次自己动手。”叶修补充了一句,“质量不是很好,下次给你弄个新的。”

    他们谈话之间并没提及叶修的身份,因为彼此心知肚明,叶修知道喻文州明白这事,喻文州知道叶修明白。

    叶修是嘉世成为荣耀大陆一把手最大的功臣。然后因为功高盖主,所以被逐出了嘉世,并不断派人追杀。

    苏家因为这事,直接停止了与嘉世的合作,转而与微草阁合作。会和微草合作,应该是因为叶修的缘故。

    这是他从那一院子草药分辨出来的。

    这会喻文州笑眯眯的凑过去,在叶修脸上亲了一下。

    这会他使用法力带来的特征还没过,耳朵尖尖的,叶修伸手捏了一下,然后出乎意料地看到喻文州抖了抖。

    他倾了身子,去看喻文州的脸。

    满脸潮红。

    叶修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一样,又捏了一下喻文州的耳朵。

    他看到了和之前一样的情景。

    喻文州眼睛里弥起了水汽,朝叶修看了过去,本该是带着点杀伤力的眼神。

    这会杀伤力成倍增大了,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

    叶修挪了挪身子,坐到了喻文州身前,盯着他的眼睛看,然后手又动了一下。

    两个人互相对峙着,一直到了那点点法力效果消失。

    叶修心里有些遗憾,但还是一副什么也做过的表情收回了手。

    喻文州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下定决心再也不在他面前动用法力。


6.


    第二日清晨,叶修是被拍门声吵醒的。

    他不急不缓起床梳洗一番,又拿着被子将喻文州蒙住头不让他听见响声,才下了楼开门。

    苏沐橙带了些歉意的冲他笑了笑,身后跟了个男子。

    那人对他怒目以待。

    “这么久才来开门你睡死了啊??”苏沐秋说。

    “你能不能挑个好点的时间来。”叶修慢条斯理的回复他。

    苏沐秋有些无言以对,跟着苏沐橙走进了屋内。

    “我嫂子呢?”苏沐橙睁大了眼睛四处看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停留在楼梯口,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期待。

    “还没起,你们来太早了。”叶修搬了个凳子坐在楼梯口,“防止某个人去吵醒他,我就在这坐着了。”

    “跟门神似的。”苏沐秋吐槽。虽然被叶修明显的针对了,但他也没什么感觉。

    这本来就是他们相处的日常。

    他们尽量小声的谈话的时候,喻文州从楼上走下来了。

    “有客人?”喻文州问叶修。

    “我妹,我妹她哥。”叶修分别指了人说,“这是对内说法。对外说法应该是,苏家小公主,苏家家主。”

    “你好。”苏沐橙往前走了几步,越过叶修率先伸出手。

    “你们好。”喻文州同样伸手。

    叶修站了起来,歪着身子把凳子带走了。

    苏沐秋仔细打量了一下喻文州,然后猛的转过头问叶修:“人鱼族?”

    叶修有些惊讶的回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苏沐秋咧了咧嘴,把手里一张寻人启示展示给叶修看。

    ——急寻人鱼族王子。

    叶修难得的沉默下来。

    苏沐秋继续说:“本来我是不想来的,你有对象了和我什么关系。但是听沐橙说你在人鱼族领地附近,我就打算问问你有没有看到人家的小王子,结果……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但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就算没这张寻人启示,苏沐秋还是照来不误的。

    叶修顺势迎合几句,“是是是,要是没这张寻人启示你肯定不来,我特别伤心。”

    苏沐橙第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她越笑越大声,人都趴在了苏沐秋身上,苏沐秋就抬手替她顺气。

    喻文州也伸手捂了捂鼻子,掩了一下唇边的笑意。

    苏沐秋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喻文州身上,“谈笔交易?”


7.


    叶修并不知道这笔交易到底谈了什么,他只看到谈完交易以后两个人都笑着从书房走了出来,苏沐秋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感慨的表示了一波羡慕。

    叶修坦荡的收下了这波羡慕,然后以苏沐秋十倍的力气拍回了他。

    苏沐秋倒吸一口冷气,迅速扭了身子跑了。

    喻文州则在苏沐秋走后,对他说了一句话,“等沐橙他们走了,我们俩可以回族里参加仪式了。”

    叶修应下,转头就催苏沐秋快走。

    苏沐橙听到以后却对他摇了摇手指,“说不定我们刚走两天你就得把我们叫回来了。”

    叶修不明所以。

    在讲完这句话的当天傍晚,在蹭完饭之后,苏沐橙就满脸笑容的把家属领走了。

    苏沐秋一行人,前后只住了三天。

    随后叶修就跟着喻文州下海了。

    像他这样强到一定境界的人,&nbs00哕ebsp;&在州Knbs"lnj Uy。

   &nbs制袀喻文属鬑nbs他珪䘎捡的时候,喻文力尨袗一羪些说开姉体＀喻文艰难繟伸扫指䚄指叶䙚,然吇叶&地袗一羪些说了。

    叶䊛糊糊求父袥洗上䷥精羖皤服,然吇藏颢去䀂伃机。

    䜉看到人鱼旖皏玒玍同坐帝纯是头入来獴对䄸縊䷆笑,然吇溆的期坥眉笑n腜为臣。

   &nbs叶俿焮忞鬨神会。

    喻文p;什腜为走蛞捡的时候'叶䊛刚走上就轠圏仌身嵰䇠更豂爷燣。

   &nbs喻文國吤仑呇扎二。

    叶俟伸扐䇣。

   &nbs尃族玮没颢圆邀样＀喻文廖鴗挂緆笑嬑n囑慨宾好絷廆賨晚䇠梗䇠晚@竘着踏丝纯晚,剙徯凣。

   &nbs最吇叶松帊䇺手。

   &nbs人鱼来眎之从自全头缘下了匕直到伀喻文全头。

   &nbs兜鸦一凣。

   &nbs喻文弌址仗䇗要皛吋起家剪膀劯佌迅酨剪下亲臷着长冀叶畸齐腨犊矏笑。

   &nbs黑蝀长叶簌煨玉蕸圏什脾盘成一凣。

   &nbs䭐尉怺给叶䆀叶俋丅扛䏶俈亿夏笑。

   &nbs然吀喻文嚄筓切叶䊛尉躸攸手的时候转軌膀ﺆ揪位他皮脖冀ﻬ交换䐤䏑仯之酨;第䌑个吻。

   &nbs推壦起。


<8>7.


   &nbs邆是䅜仓心婚ﻖ乆是丑丨出义扥有惱荡赌度扥有鈰以万叶䚄䎇幈知黗一冀;但其吤䏑什么亹知釣。

   &nbs喻文弌圵沌戇叶䊤跟䐆角他N明罍他的愀话。

   &nbs结需覰任䛴多余阐凣。

   &nbs䎥;他介叢去p;芊宊回仗东丩说卷亇叶䚗䇹方的亲凣㸎嘉0微荒,苏关臺滯䔸溆已绀;他䔶留们苗帍让泛袞夸会。

    大驙第个了咆赏旍斎手煳主0夘丗一夛进下。

    人黗䇗往我撆蚏吋朼出疎浏懣。

   &nbs酒丌剌前吐向理他滖整一p;憀ﻀ仨人鱼族领幉弌盄摈p;芊勍闺臣。

   &nbs襭之后︀大鰱开夏示弥起䀌䒆赏手煴许吓。


<9>7.


   &nbs浝,正忙院子霉笑癄蚄期发䉋箶卉芛戓锁,然;俞弌缌转唁,看向䎻树俙坐牋琎两个䇣。

   &nbs⺺鈬事卛幹了溜0渀大阓?▎浝釣。

   &nbs✨帍襽够啊。∇叶䛞答他。

   &nbsⲡ什乄时嗴覑中罩彠凣。▎浝转起头溜继繭力或刖刣0做翛䔁,‪癌焤刄时彆其动丰任何以迥就湹䇣。 

   &nbs人锾罩唁需踪/>口取腹一血,然弌耐心皀産取脏尽鸍軖襸輌茧䔁筓刏尽积蓄够斾罄齿伋凔跟䇣。

   &nbs迆昨人鉋煄輡牡朋箊凣。

   &nbs叶䛽笑瀜说䀔懣。

   &nbs喻文廖䷆燣。

   &nbs院对嵷剥朑一尸剆摆摙煙走臺来浝过帊替唁腹䰱潬夌就看到䎻树䉋琎两个䇣。

   &nbs∇比应,覊。⮑蚄切叶䅈伸出手。

   &nbs迆漌苏沐手穙第朑与奄。

   &nbs;要五落丗p;暄固厀宱,覑中罩彠吧。∇叶䦊n躔]潬夂寀喻文倜臣。

   &nbs⥭乖扺使说䀔易?⯀喻文岡提出䇑迼肯剋穖釣。

   &nbs好是濛下。∇叶䦭色。


<10>7.


   &nbs⺆州枯抱州应在州/>爱䐧。 

<============END============

<<四大励里较么么应写琎4弌满果… 

<感謡自嘯真燺放生燄应…➜……)

<奖的N耦倜躔对自剋穨房倜非励满溔但;他们䈑撋朥琯的。

爱你侃么么凣。

<写嘯发簱謡自巎滖搯纺鏈囘戎两促絷鷟䞜…✼凃愰曛守对乎揈励劊更进廖襸一衸出笑岡凣p> >#喻g>#喻虐得24秚於g>#2017叶䛔贺g>#嬨祬事卲罿g>2017-05-29g>123g>10g>p> >的(10)
翛(123)
$(window)." ad(function(){ var isOldIE = function(){return $.browser.msie && $.browser.version.substr(0,1)<7;}(); if (isOldIE) { var logo = $('#logo_image'); if (!!logo) { if ($(logo).width() > 500) { $(logo).css('width', '500px'); } } } }); P('" lo.w.g').initPagePhotoShow(document.body,{});window.pagewidget=true;window.Theme = {'ImageProtected':false,'CcType':2,ContextValue:'©p>&nbs墨染p;_Rachel'};_ntes_nacc = '" loer';try{neteaseTracker();}catch(e){}var _gaq = _gaq || [];_gaq.push(['_setAccount', 'UA-31007899-1'],['_setLocalGifPath', '/UA-31007899-1/__utm.gif'],['_setLocalRemoteServerMode']);_gaq.push(['_setDomainName', '" loft.com']);_gaq.push(['_trackPageview']);(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wr.da.netease.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