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月_Rachel

晨安,小姐。
晨安,先生。

是一个写破文的,并且质量极其低下。产粮随缘,吃啥请走17年6月最后一条博。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我亲友有人提出要互fo,我是不会主动关注的。
言下之意,不要指望我互fo(ntm

产粮的太太们是例外。

淡泊名利,自产自销,爱吃啥就吃啥了,产粮随机,说不定年更,说不定一年都不更。

取关请随意。

爱你们,么么哒。

个人文章严禁转载,欢迎勾搭。
日常生活吐槽请走@墨式超高冷日常

网页端背景作者P站id:29688826,用户名Noir。

【非良】惜君如常

总目录


#非良
#有定量ooc,祝食用愉快
#不要被开头欺骗,真的是个小甜饼(。
#手机上写的小短篇,尽量简洁的写出了想要的剧情,略显急促?或许存在bug

张良,目前身份是儒家三当家,曾经是韩国的相府公子,明恋对象是已故的韩非。
他们上一次“见面”大约是八年前。

“此别再难相见,珍重。”临行前,韩非定定的看着他,语气略显沉重,并且十分认真。
他没有说话。
“我知道这是个梦。”他轻声地说。
所以我可以做一些我没来得及做的事。
他死死的拽住了韩非的袖子,微启双唇似有呓语消散。
骤然梦醒。

这种梦并不是能够让张良受到惊吓的事,他做类似的梦在三年内不知重复了多少遍。
三年…?是啊。他离开这江山已经有三年了。
他安静的换上了儒家的服饰,洗漱过后从书架上不显眼而又是十分顺手能够拿到的位置拿起竹简翻看起来。
张良觉得自己真的受到了惊吓。
他想他可能是睡过头了,此时尚在梦中,否则…
——否则他怎么会看到已故的旧友,不,暗恋对象正在自己面前晃悠?

??????

“子房?”
“韩兄?”
同时出口的话语。
张良低头看了看,手上的是韩非生前送给他的几本自己的作品之一,上面用潇洒的字迹写上了原主人的名字。
他几乎快要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对方几乎完全透明的身体了。
是梦吗?不,不是的。
他很清醒。

韩非倒是不甚在意,他的灵魂住在这卷竹简里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似乎是因为曾经在书写时沾染了些血的缘故。
他比较吃惊的是子房还会回来翻看这卷自己写的竹简。
桑海有多少书他再清楚不过,比自己写的更加精髓的也不在少数,天下名家的作品这里藏书数量多的让他都有些吃惊。
一时之间略有些两相无言,各自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
韩非缓慢的向前走了几步,意外的撞上了张良。
“我还以为我不会碰到什么东西了。”韩非轻笑起来。
“我是例外?”张良看着他,眼睛里一片清明。

“或许没错。”

韩非花了小半个时辰弄清了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三年的时间不算漫长,但对他而言也算是个小鸿沟。
他发现自己并不能触碰到张良以外的人和物,与自己无关的人也看不到自己。
但如果是互相认识的人就能看到了。
虽然不能触碰,但可以进行交流。
他去见了旧时的老师,荀况看到他时惊讶而略有泪目。
一时间韩非心绪倒是十分复杂。
“我和卫庄兄近年来仍有联系,还可以约出来见面,过几日去看看他吧。”
张良带着笑意看着一旁的幽魂,幽魂同样对他回以笑容。

除却一开始的震惊,目前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已经开始变得更加亲密与平常。
半月后他去见了红莲和卫庄,昔日的小公主扑在他怀里大哭一场。
于是韩非思考了很久他妹妹和张良到底有什么共同点,最后没有得到丝毫线索。
熟人?亲人?都不是。
这件事的原因被埋葬在记忆深处,无人忆起。
“以后来桑海找我啊,乖。”韩非摸了摸红莲的发顶,眼睛里带了点笑意。
红莲盯着他,很久才慢慢地说了一句话。
“死了就不要再让自己后悔了。”
韩非跟着神色一僵。
随后恢复如常,各自离去。

“子房。”
夜里张良醒来的时候,韩非坐在他的床沿,斜倚在木框上看着窗外的月光。
他没出声,看着柔和月光爬上韩非的侧颜,模糊了界线。
“珍重。”韩非的语气极为严肃,眸光里难得的没了笑意。
这个情况下,他眼中的情感愈发清晰的映入了张良的眼中。
他们一直都是知道的,只是没有任何一方点破。
而现在,他们终于不再甘心停步于最浅薄的摇摇欲坠的关系了。
“红莲说的话我知道你也懂,所以,给我答复吧。”
一个我等了十几年的答复。

他终于忆起了原因。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
那时候他还未成为张家新秀,年纪不过四五岁,而韩非也未曾前往桑海。
韩非少年英才,少不了面对各种刺杀,偶然有一次碰上他迷路走到了韩公子的宫殿,刺客误把他认成了九公子。
场面极度混乱,早已在他的记忆里几近全部丢失了。
唯一记得的是年少的九公子泪眼迷蒙揪着他的衣服,凑在耳边对他说着什么。
他还记得自己嘴里蔓延的血腥味…以及双唇上柔软的触感。
那个人究竟说了什么?

“一直陪着我吧,好吗?”

“好。”
十几年后的他终于重新记起了这句话,于是眼神清明嘴角带着笑意的,给上了延迟了很久很久的答案。
韩非也跟着他笑。
和那天一样的,柔软的触感再次席卷了他。
迷乱之中,他听到了一声清晰的话语在耳畔响起。
“我爱你。”
他也悄悄附上对方的耳朵。
“我也爱你。”

五年以后的子房先生还是每天忙着执棋天下,但不同于更早的时候。
他有着自己的爱人和理想。

张良,目前身份是儒家三当家,曾经是韩国的相府公子,明恋对象是已故的韩非。
他们上一次“见面”大约是八年前。
而现在,他正和他的明恋对象恋爱,人生相当平稳幸福。
他们会一直幸福下去,爱恋与雄心并存,家与国并存。

“我想我们的感情永远不会变质。”
言笑晏晏间,似是隔着迷雾见到了他。

后记.
“所以到底为什么我可以碰到你?”张良在某一天忽然问韩非。
“大概是吻过我的珍惜我的人吧?”韩非思考了一下,回答了一个存疑的答案。
“没有我和红莲之外的人亲过你?”张良有点诧异。
“差不多是吧。母亲亲过我,但她已经过世了。”韩非说。
“那我可要多亲你几下。”张良看了看他,微微扬起了唇角。
“求之不得。”
————END————

一个不怎么好吃的小短篇,字数1.7k左右。
标题的意思是对你的爱和过去一样。
里面有的剧情是有影射的x欢迎来找我玩呀!!!

评论(6)
热度(36)
© 墨染月_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