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月_Rachel

晨安,小姐。
晨安,先生。

是一个写破文的,并且质量极其低下。产粮随缘,吃啥请走17年6月最后一条博。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我亲友有人提出要互fo,我是不会主动关注的。
言下之意,不要指望我互fo(ntm

产粮的太太们是例外。

淡泊名利,自产自销,爱吃啥就吃啥了,产粮随机,说不定年更,说不定一年都不更。

取关请随意。

爱你们,么么哒。

个人文章严禁转载,欢迎勾搭。
日常生活吐槽请走@墨式超高冷日常

网页端背景作者P站id:29688826,用户名Noir。

【路绘】在最美的时光遇见你

总目录


【序幕】

    如果初遇不在冰冷遥远的海底。

    如果那个拥抱真的是给初次见面的她的。

    如果一切改变。

    他们是不是就能幸福。


【1】主绘梨衣视角

#if 自闭症少女和外表优秀内里废柴的偶像先生


    “……/日出曦光如你的眼眸/世界中只留下你的倒影/樱花花瓣在四周飞舞/我想你了/我的女孩/……”

    温润男声自耳麦中传来,清晰到恍若正在身旁,属于他的温暖气息包裹着周身,她舒适的眯起眼眸蜷起身子,恍若猫咪在主人的膝上安睡。

    “绘梨衣?绘梨衣?”

    上杉绘梨衣猛然从自己的世界中惊醒,源稚生摇晃着手掌蹲在她面前神情有些担心,绘梨衣从耳中取出耳机放进口袋中小心收好,从床上敏捷踏下,纤细手掌交由兄长执握。

    源稚生轻轻抚上她的暗红长发露出些许无奈笑容,掌上微微用力握住她的手却不会令人感到疼痛,一边走出房间一边交代着为什么要来打扰她。

    “稚女回来了,做了一桌饭,让我来带你下楼。”

    少女原本没有元气注入的双眸蓦地亮了起来,挣脱了兄长令人安心的手掌大步迈起,飞扬的裙角犹如蝴蝶的蝶翼,飞过种种障碍来到桌前。

    不出所料,源稚女正坐在椅子上露出温和笑意看着她,她走近源稚女抓住了他的手,此时源稚生也已来到身后,空闲的手转而抓住了源稚生的手掌,固执在一边坐下要求着三人同坐。

    源稚女在绘梨衣13岁那年离家出走去当了个牛郎,今年绘梨衣十八岁,这是他第二次回来。

    “绘梨衣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源稚女问。

    上杉绘梨衣摇了摇头,乖巧的坐在两个哥哥的中间。

    “今天是绘梨衣的生日。过了今天绘梨衣就长成了一个大人啦,我的妹妹也变成了一个大姑娘了,不知道还需不需要哥哥的保护。”源稚女说着露出了有些惆怅的神情,伸手摸了摸她柔顺的暗红长发。

    上杉绘梨衣似懂非懂。

    “如果绘梨衣不懂那就不说了。总之绘梨衣只要记得自己已经变成大人了就好,先吃饭吧,晚上我们一起出去玩。”源稚女柔和的笑了笑坐直了身子开始享用午餐,兄弟两个时不时夹几筷不同的菜色放进绘梨衣的饭碗,她沉默而安静的吃着自己的午餐,良久放下筷子从座位上离开回到房间,少女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客厅内回荡。

    “我吃饱了。”

    源稚女看着少女离开时显得有些急促的背影叹了口气,心说自己的妹妹已经完全忘了自己吗。

    “不要多想。她最近喜欢上了一个叫‘Richard’的歌手,这是赶着回去听歌。”源稚生面无表情的说,“最近对我都爱答不理的。”


    上杉绘梨衣坐在桌前写着微博留言。

    【Sakura午安。今天听哥哥说是我的生日,生日是什么?Sakura知道吗?哥哥还说过了今天我就变成大人了,是什么意思?Sakura给我推荐的歌很好听,我很喜欢,最近按照Sakura说的去做哥哥好像开心了很多,以后Sakura还会教我别的吗?】

    最后她按下发送键合上了笔记本的屏幕,重新躺倒在床上听着名为“Sakura”的人推荐给她的歌。

    声音真温暖啊。是Sakura的声音吗?好想见见Sakura啊。

    她迷迷糊糊的想着,睡了过去,在房门外的源稚生走进来替她温柔的拔下耳机,打开笔记本记住了她聊天对象的通讯号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恶狠狠地按下了好友申请。

    备注上写着:绘梨衣的哥哥想跟你聊聊。


    路明非此刻是崩溃的。

    作为一个偶像,他总是习惯开着小号出去浪,其中一个小号叫做“Sakura”,头像是朵粉嫩的樱花,空间里塞满了各种自己黄色大V的微博截图以及新歌推荐,整个充斥着一股小粉丝气息。

    有一天他在自己的师姐的手中看见了一份资料,有一个名叫上杉绘梨衣的姑娘,暗红的长发和瞳眸简直和师姐一模一样,他心下一动,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用这个粉嫩的小号去加了这个姑娘。

    资料上显示她比自己小三岁,过了今天就18了,还是个自闭症患者。

    加上以后聊了几次他便深刻的意识到“对面是个自闭症患者”的概念,向对方习惯性的安利了一次自己和自己的歌以后,自己的微博马上跳起了提示音。

    【上杉绘梨衣关注了您。】

    从那天起他觉得有必要教给这个姑娘一些外界常识,比如说网上不安全世界很危险生活要好好过早日脱离自闭症之类的……

    然后他感到一丝后悔。

    每天问题有一箩筐,如果自己不在对面的姑娘还会刷大段留言等着自己到家再看,虽说嘴上抱怨着姑娘问题怎么那么多,但是心里还是渐渐习惯了这种日常,甚至不得不说还有些小小的期待。

    今天中午吃完午饭,他乘着午休时间拿出手机等着那个姑娘的留言,却被师姐调侃“是不是在等女朋友的消息,如果有女朋友记得告诉我”之类的话语。

    他觉得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头了。

    今天的第一次冲击过后他还在恍惚,绘梨衣的留言刷过来他正想着要怎么回应,却收到了一份意料之外的好友申请。

    账号名字叫做“正义的朋友”,至于数字则依稀有些眼熟,备注冷漠无情的写着“绘梨衣的哥哥想跟你聊聊”。

    这不是隔壁分公司的源总吗……他彻底懵了。

    天知道这姑娘是尊大佛。

    他颤抖的按下了同意键,等待着对面的审判。


    【正义的朋友:是Sakura先生吗?】

    路明非心说你都加上我了还问我是不是……但他还是老实的敲了敲键盘回了信息。

    【Sakura:是。有事吗?】

    完了完了这句话写出了一股杀胚师兄的气质。

    说到杀胚师兄路明非就忍不住想要回忆一下。“杀胚师兄”本名楚子航,比自己早出道一年,虽然两人之间只相差一年,对方却以完美的记录斩下最佳男配角奖,为什么是配角呢?因为他总是出演那种高冷的杀手或者什么幕后大BOSS之类的,冷心冷情气质高冷的类型。所以被称为“杀胚”,不过也因为几乎没有出演过男主角所以没拿过男主角的奖就是了。

    【正义的朋友:绘梨衣你认识吗?】

    【Sakura:上杉小姐怎么了吗?】

    他心里暗自鼓掌,上杉小姐可以看出自己和上杉绘梨衣并不熟,一句怎么了吗更表现出了自己对对方毫无了解。

    不过对方回来的消息似乎看不出自己说的话带来的作用。

    【正义的朋友:绘梨衣很喜欢你。】

    是陈述句。

    ……源总是想要表达什么?


==========TBC=========

写了一点点【。】

如果有人想看我写了再放吧

想写各种paro各种设定的路绘。

评论(23)
热度(37)
© 墨染月_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