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月_Rachel

晨安,小姐。
晨安,先生。

是一个写破文的,并且质量极其低下。产粮随缘,吃啥请走17年6月最后一条博。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我亲友有人提出要互fo,我是不会主动关注的。
言下之意,不要指望我互fo(ntm

产粮的太太们是例外。

淡泊名利,自产自销,爱吃啥就吃啥了,产粮随机,说不定年更,说不定一年都不更。

取关请随意。

爱你们,么么哒。

个人文章严禁转载,欢迎勾搭。
日常生活吐槽请走@墨式超高冷日常

网页端背景作者P站id:29688826,用户名Noir。

【无授渣翻】Dishonorable Discharge-1

无cp。

译者注:无授渣翻,依靠低级的英语技能和双份的翻译器搞定了第一章,不保证准确性的内容将用下划线表示出来,就像这样,并且我会在文后复制出原文。超链接我会加粗以区分。

因为英语水平真的非常非常低下所以不确定因素非常多,还请多多包容(小声)

感谢 @Cu_m !!!在文中进行了部分的改动,该部分修改参照了您的译文。

原文链接:http://pan.baidu.com/s/1bR9Izk 密码:t869

正文请走:

icynovas - Dishonorable Discharge


开除军籍


标题:开除军籍

原文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11124688/1/

分类:最终幻想7

体裁:幽默

作者:icynovas

作者主页:https://www.fanfiction.net/u/5577049/

最后更新:10/11/2016

单词量:12103

分级:T(青少年)

状态:完结

目录:第一章到第十二章,共十二章。

简介:

为了寻求一份新的工作,士兵Cloud Strife试图被神罗解雇。


第一章:


作者语:

写这篇文章是为了让自己高兴起来,它的背后并没有深层次的思考(看看文章标题),所以不要当真,喜欢它吧

故事背景设置在一个不同的地方,尼布尔海姆在0007年并没有发生那一切。它也被设置在与《访问被拒绝》(*应该是作者另一篇文章)相同的章节中,但你不需要读它来理解这一点,在部分的内容中,它可能会被引用。


* * *

开除军籍


煮咖啡

* * *


    在Cloud为神罗公司工作的七年里,几乎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学。

    而其中一项是,在签订合同的的那天,一个人不能简单的从神罗辞职,那些试着偷偷溜出去的人不得不在余生中睁一只眼睡觉。

    Cloud真他妈的讨厌当一个士兵。这份工作使他的生活失去了活力,就像一个成功的女妖——一个充当政治宣传、律师和主管的廉价的女妖。它为那些底层的人们提供不那么体面的工作,就好比他自己。

    他从很久前就梦想着在特种兵之间变得更好、更与众不同些。那种命运不是他的——不是——但他也不用忍受海丁格尔的嘲笑和更低的薪水。

    它像一颗流星般击中了他,这是一种再也不会出现的顿悟。他看到了新建造的金碟的海报和广告,这是包含所有已知与未知的娱乐之地。Cloud知道,这将是许多与赌博相关的破产的先兆,但也将是他新的职业生涯的开始。

    陆行鸟赛跑。

    一个优秀的陆行鸟骑手可以过上稳定的生活,并且他们越优秀,他们可以得到的钱越多。

    Cloud几乎可以想象出来,在阳光海岸上的一栋小的、美丽的别墅,而且拥有很好的海滩景观。

   他和他的母亲可以住在那里,远离尼布尔海姆的山脉与居民的寒冷。她不用再担心自己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城市里孤独的生活着,也不用再担心她独自生活在一个人人都回避她的小镇上。

    但是,他要怎么才能从神罗离开,并且不怕Turks追捕他或者他的母亲呢?

    答案就在米尔斯身上。他是一名士兵,因为某种原因总是被关在厨房里。Cloud看见他在一个快速包装袋(*原文用了over一词)沮丧地叹息着,他穿着便服——而不是制服。

    当他走近时,米尔斯抬起头来:“哟,Strife,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

    “八点。”他无法掩饰自己对他不寻常的外表的好奇,并问他,“怎么了?”

    “我被开除军籍了。”米尔斯叹了口气,这是项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我要回去和父母住在一起,你他妈的能相信吗?”

    虽然Cloud想问——开除军籍?神罗有这种概念吗?——但他还是离开了米尔斯,让他一个人呆着。他选择独自研究答案而不是打扰米尔斯。

    他的研究证实,这种概念确实存在于神罗。显然,一个人不能离开公司,但他们可能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被解雇,只要这不是一种彻底的叛国罪(*由于ff7中国家的概念模糊因此关于这个词不知道是否准确)。

    这是另一个故事——充斥着Turks、士兵和比死亡还要糟糕的命运。

    有趣。

    非常、非常有趣。



* * *



    因为士兵在食物链的底层——看门人的地位都比他们高——Cloud习惯于承担各种各样的日常职责。

    然而,煮咖啡是一件新奇的事。

    “听着,孩子——”一个红色头发的Turk开口了。

    “我二十一岁了。”Cloud很快发出了单调的插话。

    “恭喜你,我不喜欢说废话。”Cloud不喜欢这个家伙。“Tseng喜欢喝加半匙糖的纯咖啡。明白吗,半匙,完完全全的半匙。一匙分成半匙。”

    “你能再重复一遍吗?你说的后半部分我没听清楚。”

    Turk嗤嗤笑起来,接着忽然停下,“再做这类滑稽的事,你在这里的日子就结束了。”

    我被开除军籍了。米尔斯的话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我会尽力的,先生。”


* * *


    Cloud煮了纯咖啡,加进了四分之一勺的糖。


* * *


    Turks让他呆在Tseng的办公室里,或许是为了确保如果Cloud向咖啡或者别的什么下毒后可以让他付出昂贵的代价。而事实上,这对他很有利:越多的人目睹了他没有正确的执行指令就越好。

    Turks的主任曾在品尝咖啡时显得犹豫不决——因为这次的咖啡是个士兵泡的,那个谁告诉Cloud,那个谁,uh,鲁德?——但是当他第一次啜饮一口时,他皱起了眉头,Cloud向前倾斜他的身体。

    “这咖啡的味道有点奇怪……”Tseng高声的自言自语

    Cloud感觉有许多武器指向他的背部。“这是不足吗?或许有一点……苦?”就像那些梦想被现实的残酷无情碾碎的年轻人一样?

    Cloud没有意识到他大声说出的最后一段话和一个嘘声暂时偏离了他的目标——直到Tseng朝他投去一个困惑的眼神。

    “什么?”

    “没什么,”Cloud很快的辩驳,“只是有些私人问题,先生……”

    没有进一步的解释。Tseng可能认为这句话比处理这个问题更清楚,并清了清嗓子:

    “无论如何,不,你的咖啡还远远不够。事实上,这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咖啡。”Tseng微微一笑,武器也不再指向他的背了,“你得告诉我的人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将是个不错的发现——发现Turks的主任远比谣言中的更好相处。

    ——如果他没有从谣言得到好的建议。如果他没有在走出去时被一直倾听着的Turks拍着背,而不是被踢出去,踢向自由。

    或许被解雇比Cloud当初所想的更复杂。

======TBC======

因为全部贴出来好像太麻烦了所以等会单独开一条用来展示原文,将在文后附上链接。

欢迎抓虫!

中英对照

评论(10)
热度(25)
© 墨染月_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