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月_Rachel

晨安,小姐。
晨安,先生。

是一个写破文的,并且质量极其低下。产粮随缘,吃啥请走17年6月最后一条博。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我亲友有人提出要互fo,我是不会主动关注的。
言下之意,不要指望我互fo(ntm

产粮的太太们是例外。

淡泊名利,自产自销,爱吃啥就吃啥了,产粮随机,说不定年更,说不定一年都不更。

取关请随意。

爱你们,么么哒。

个人文章严禁转载,欢迎勾搭。
日常生活吐槽请走@墨式超高冷日常

网页端背景作者P站id:29688826,用户名Noir。

【FF7/Vincent中心】曙光。

总目录


*Vincent&Sephiroth亲情向。雷慎(……
*此处if设为Sephi是Vince的亲儿子,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真是好看到让人窒息(…)如果是亲子关系就更让人窒息了(?迷之)总之是Sephi有个好爹并没有走上毁灭世界道路的世界线(?
*此篇前提背景是Sephi在尼布尔海姆的时候找到了关于自己亲生父亲的资料。
*Vincent生日快乐!!!
*OOC OOC OOC 下笔没个轻重写的太差了(。)要骂请尽情的🤝

“父亲?!”
Vincent从自己沉睡的棺材中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被当头一声喝吓傻了。
……父亲是在叫我?他想。我不记得我有过一个孩子。
他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一头银发,以及那张极其熟悉的脸。
“……Sephiroth吗?”他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不会是Lucrecia,于是他想起了她决定给她的孩子所起的名字。
Sephiroth。
他正缓慢的运转着刚从沉睡中被强行叫醒的大脑,努力的回忆着关于这个孩子的事。
嗯,母亲是Lucrecia,父亲是——
等一下??
他立刻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你刚刚叫我什么?”
这时他才注意到唤醒他的这个人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种摇摇欲坠的崩溃感以及明显的欣喜若狂,现在这份欣喜若狂带上了不确定。
“父亲。”现在对方又镇定了下来。
但他觉得他不会镇定下去了。
“你的父亲不是宝条?”他问。
Sephiroth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
“宝条他只是负责我身体的一些状况,我的父亲……不是您吗?”
Vincent叹了口气,从棺材里翻了出来,站在一旁的Sephiroth递给他一叠文件,他就在原地翻阅了起来。
标题是【S计划】。
里面详细的写了关于Sephiroth的个人资料,母亲一栏写着Lucrecia,父亲一栏写着Vincent。
紧接着的第二页就是关于Vincent当年被Hojo注入Chaos、以及Lucrecia为他放入魔石相关的资料,最后写明了他目前于沉睡于尼布尔海姆的神罗公馆。
……真是份详细到可怕的资料。他想。
接着他往后翻了几页,脸色变得精彩纷呈。
该说还好Sephi还没看完吗?这里竟然把他说成古代种?这种微妙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你知道你的母亲现在在哪里吗?”他随口问道。
“……说到母亲,我有件事想询问您。”
“什么事?”
“我的母亲……到底是Jenova还是Lucrecia?”
“Jenova只是一种类似于病毒的东西。不管之前负责教导你的人都是谁……算了。至少这份资料的前两页还是没错的。”
Vincent把后面几张纸扯了下来揉成一团,只留下了前两张。
这种东西还是烧了的好。
“Hojo不是你的父亲……是吗?那应该没错了。”他转过身看着Sephiroth。
他想说点什么,但面对自己已经到了不需要家长照顾的年纪的儿子,还是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去见见你的朋友怎么样?”Vincent说,“或者你可以向我说说你以往的经历,我会尽量让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父亲的,很抱歉错过了你那么久的人生。”
他似乎看到那双碧绿的眼睛亮了不少。

从神罗公馆出来时天刚刚亮,他们坐在资料室彻夜长谈,Vincent明白了他刚刚才得知存在的儿子到底有多么优秀——以及多么孤独。
他敲响了一扇房门。
“谁啊——这么早来敲门——”透露着懒散的声音向着他们靠近,开门的瞬间似乎受到了些许惊吓,“Sephiroth?你要来睡一觉吗?你都两天没出来了。”
银发的男人摇了摇头,“我的父亲想和你聊聊。”
Vincent适时的露出了微笑。
哦。他在心里想。现在更正,“巨大的惊吓”。

Zack沉默的盯着坐在他身前的男人。
他实在不敢相信这么年轻的人会是Sephiroth的父亲,他们两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如果非要说这个人是年龄更小的弟弟说不定也会有人相信。
更重要的是。
“为什么一直以来你从没想过要去见见Sephiroth?”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人似乎看上去高兴了不少。
“我在之前并不知道他的存在,我一直沉睡在神罗公馆的地下室里。从他出生前,沉睡到了昨天晚上。”
沉睡?
他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Vincent已经开了口。
“Sephi是个……脆弱的孩子。或许你不太相信,不过,不要过分的对他发火。失去了唯二的两个朋友,我不觉得他会比你心情好到哪里去。”
以这番话作为结尾,Vincent离开了大厅。

上楼的时候路过了一个有着酷似陆行鸟发型的士兵,他盯着那孩子看了一会,等到对方感到有些不自在的时候,他伸手揉了揉那头金发。
“见过家人了吗?”
小小的陆行鸟立刻站直身子,表情严肃的回答着他的问题。
“见过了!”
“……别太紧张。之前Sephi还没听到你的回答,回到故乡的感觉怎么样?”
Cloud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还、还不错……有种怀念的感觉,虽然当初离开的时候非常厌恶这里。”
“那么,继续加油吧,总有一天,你会达成你的目标后回到这里的。”
Vincent再次揉了揉那头细腻的金发。
少年一瞬间涨红了脸,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什么。
Vincent温和的注视着他。
“……谢谢长官……”
最终他说。

当日他们启程去往米德加。
Vincent沉默的望着窗外,他回忆起早晨透过神罗公馆的窗户看到的晨曦。
日轮刚刚离开地平线,向着世界迈出了今天的第一步。
这是最平常不过的事。
但却在这一天又是那么特殊。

他转过头,看到落日的光辉洒落在银发上,眼前的场景令人放松。
于是他不自觉的露出了微笑。
这世上最后与他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也回以同样的微笑。
====END====
(偷偷自尽)
总之、Vincent生日快乐,生日礼物是给你送了个超棒的儿子👏
以后可能会写点后续篇章(……
大概bug很多,请当作“因为是另一条世界线所以产生了偏差”这类的原因(。
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5)
© 墨染月_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