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月_Rachel

晨安,小姐。
晨安,先生。

是一个写破文的,并且质量极其低下。产粮随缘,吃啥请走17年6月最后一条博。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我亲友有人提出要互fo,我是不会主动关注的。
言下之意,不要指望我互fo(ntm

产粮的太太们是例外。

淡泊名利,自产自销,爱吃啥就吃啥了,产粮随机,说不定年更,说不定一年都不更。

取关请随意。

爱你们,么么哒。

个人文章严禁转载,欢迎勾搭。
日常生活吐槽请走@墨式超高冷日常

网页端背景作者P站id:29688826,用户名Noir。

【FF7/ZC】羁绊。

总目录


*全篇原创女性角色占比很大。
*第一次写ZC(小声)应该有强烈ooc
*OOC
*时间线是正篇开始后一年,不太确定这个时候算是拯救世界结束了没…应该?
*如果可以接受占比很大的原创女性角色的话请!
=
Cloud救下了个人。
大概是快饿晕过去的人。

Cloud照例骑着机车回到第七天堂的时候,他看到一个大概十八九岁的少女跌跌撞撞的从角落冲出来。
他并没怎么在意,下了机车后单手拎起了放在后座的食物往里走,少女从他身后路过,表演了一个平地摔。
Cloud下意识的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拎住她的领子,让她免于一头撞上石块砸破头的命运。
吊在半空的少女艰难的回头看了一眼他,接着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Cloud怀疑这是看准了他来碰瓷的。

“谢谢。我叫……叫我Curry吧。你是Cloud吗?”捧着一杯热可可的少女露出了一个局促的微笑,“我有一个朋友给我看过他男朋友的照片,长得和你很像。所以想问问。”
“……我是。你的朋友是谁?”坐在她对面的Cloud几乎可以想像出对方会回答的名字。
“Zack。我以前算是他的邻居吧?他走的时候我还很小,但是他经常会给我写信。不过算算时间的话从我十三岁开始他就再也没给我写过信了。”Curry说着,表情开始放松下来。
“你现在几岁?”Cloud问。
“十九。我已经有六年没有收到他的信了,两年前我来这里的教堂看了看,见到了Aeris,她看上去很好,我很高兴。她也不知道Zack去了哪……走的时候忽然觉得很悲伤。像是有什么重要的部分失去了。”她垂下眼眸,“或许他在两年前已经回归星球了吧。”

她说的没错。Cloud想。

“对了,这里有一封信想给你看看。是十三岁的时候收到的最后一封信。里面提到了你很多,你去贡加加的时候好像我正好不在啊。Zack的父母告诉我Aeris也去了,没见到她太遗憾了。”Curry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
“我本来想把这封信放在教堂的。”她说。


致Curry:
展信安!
你写的信我看过了,现在正在去尼布尔海姆的路上,这封信应该会从尼布尔海姆寄出来吧,要写回信的话还是老样子寄到神罗去好了,到时候我肯定回去了!
你问我Cloud是个怎么样的人……我不是都和你说过了吗,有点内向,容易害羞,笑起来很可爱,发型像陆行鸟。你去捉只陆行鸟就懂了,把它当成人看看啊?总之就是很可爱!
最近生活还顺利吗?Cloud的照片这次也会夹在信里一起送过去哦,要是愿意的话寄点吃的给我也好啊,让Cloud感受一下我们家乡的温暖——
好啦没什么好说的了,等从尼布尔海姆回来再给你寄封信吧。
Zack


“照片在这里。”她适时递上了一张被精心保存的照片。
看上去似乎是偷拍的,不过拍的很用心,是Cloud站在窗口看窗外的白鸟的景象,普通神罗士兵的金发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我可以摸摸你的头发吗…?他在信里说你的头发很硬,但是我现在觉得没那么夸张啊?”Curry小声的提出了请求。
“……可以。”Cloud低下了头。
“明明很软啊!Zack骗人啊好过分!”
看上去十分成熟的少女露出了她年幼时的稚气。
“啊抱歉……不自觉就拿出了以前和Zack聊天时候的语气。”

“我也有一份礼物想要给你。”Cloud抬起头盯着她。
他们一起去了尼布尔海姆。
“这里就是尼布尔海姆啊——和想象中感觉很像诶!”她的口气轻快又带着明显的高兴。
神罗公馆的地下室里,Vincent曾沉睡的那个房间。
那具棺材旁。
掉落了一封信。


致Curry:
展信安!
已经到了尼布尔海姆并过了两天了,Sephiroth把自己关在地下室,我就在附近转了转,景色我觉得还不错啊,请这里的摄影师洗了不少照片出来,又带了Cloud的照片,还有你心心念念了好几封信的Sephiroth的照片,快点给我道谢哦Curry!
下次回去的话记得给我做超好吃的甜点——
陪Cloud逛了逛,你简直不能想象他有多可爱!也没有其他人可以诉说我只能和你聊了……太可爱了吧他!
为了避免下封信的时候被你恶狠狠的用训斥的口吻说“明明是日常生活的信你却又用了一整封信向我吹捧你的男友”这类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毕竟我自从和Cloud开始交往以来已经写了好多这类的信给你了,这种话你也说了几次了。
有空来米德加见见真人?Cloud和Aeris,还有我说的那个教堂。我去接你啊Curry,一定要记得光顾一下我们的花——
就这些啦,平时也要加油好好生活,将来你一定会见到他们的。
Zack


“我没有看过这封信的内容,只看过开头的收件人的名字,看到今天你给我的信的开头那里的字忽然想到了这封信。”Cloud看着站在那的Curry这么说着。
“……谢谢你,Cloud。签个名怎么样?”她深吸一口气,将莫名涌出的眼泪擦干。
她从斜背的包里掏出了一个袋子,被密封的很好,里面装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
“这个本子上也有Aeris给我的签名。”她这么解释着。

等到签名签完了,她拿着笔和本子坐了下来。
“抱歉,请等我一会。”

她写下了最后一封回信。

致Zack:
展信安。
没什么赘言了,在六年后的今天我终于收到了你写给我的最后一封信,很高兴我能收到这封信。
鉴于你了无音讯那么久,我就私自把这封信当作你在这个世界上留给其他人的最后的信了。
像你说的那样,在种种机缘巧合下,我最后见到了他们。
Cloud的头发明明很软。
一如既往的写不长这封信,照片什么的我都收到了。
我要在信里隆重的向你宣布。
你的恋人至今深爱着你。
我从他的眼神里读出来了这个讯息,不知道你如果收到这封信会不会高兴,现在他和以前相比看起来似乎更加内向了,一如既往的好看哦。
似乎曾受过严重的心理创伤…什么的?不知道你是死是活啊。
总感觉他对你的感情已经超越了爱情达到更深层次的境界了,还真是幸福哦你。灵魂伴侣啊——超羡慕。
我和他没能聊很多,看得出来如果不是你这张通行证我可能根本搭不上话啦,似乎是有意拒绝其他人的感觉?给我的感觉很微妙哦?要是你还活着记得回来好好把这种疏离感给我化掉啊,都没能见到你说的那个超可爱的陆行鸟我超遗憾的——
现在也很可爱哦?你们两个都比我大我就不这么说了。
最后一封信把我写的太凶了!道歉!强烈不满!不管你能不能收到我都要要求这份道歉!
总之希望你还活着。
虽然说,看Cloud的表情。
我知道你应该已经死了。
那么再见啦,这是我写给你的最后一封信,寄给你的零食Cloud也没收到啊,我明明特地在收件人那里写了Zack和Cloud,结果两个人都没能吃到我是被下了诅咒了吗?!
Curry

她把纸从本子上撕下来折了折,放进了一个信封。
“我一直在等着给你写最后一封信。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我或许会在边缘城定居下来也说不准。写的最后一封信也乱七八糟的,被你感染以后我连写信能力都退回到六年前了吗。”她揉了揉眼角,随后站了起来推开了门。
门外倚着Cloud。
“对于你的快递公司我算是略有耳闻啦Cloud——那么拜托,这次请送一封信。收件人是Zack,请把这封信带给他,以怎样的方式都可以。”她微笑着说。

他站在米德加外的悬崖上看着那把破坏剑,然后放下了那封信。
“见到了你说的可爱的小妹妹。……大概知道真相了。离别的时候她问我边缘城有什么房子推荐吗,我让蒂法帮她在第七天堂附近买了房子。以后或许会经常见面。”Cloud说。

过去的羁绊,最终汇聚在了一起。
然后,凝聚在一起的羁绊,构成了他。
===END===
我觉得写的很糟(…)完全没表现出ZC的占比啊感觉全都是这个原创女性角色的戏份了(……
文笔很糟,超级糟,但是还是好想写ZC(………
谢谢阅读!!!!!
没被嫌弃就太好了!!!!!

评论
热度(6)
© 墨染月_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