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月_Rachel

晨安,小姐。
晨安,先生。

是一个写破文的,并且质量极其低下。产粮随缘,吃啥请走17年6月最后一条博。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我亲友有人提出要互fo,我是不会主动关注的。
言下之意,不要指望我互fo(ntm

产粮的太太们是例外。

淡泊名利,自产自销,爱吃啥就吃啥了,产粮随机,说不定年更,说不定一年都不更。

取关请随意。

爱你们,么么哒。

个人文章严禁转载,欢迎勾搭。
日常生活吐槽请走@墨式超高冷日常

网页端背景作者P站id:29688826,用户名Noir。

【莫剑莫亲情向】藤丸立香抽了900石和79张呼符,第八十张呼符的时候终于抽到了阿尔托莉亚

总目录


*内含莫剑莫亲情向and微量狂王咕哒(?
*ooc ooc ooc
*祝食用愉快!
=
藤丸立香睁开了双眼,坐在床边的是莫德雷德。
“啊,早上好,莫德雷德。今天的种火也要拜托你了。”藤丸立香坐起来,把两条腿垂了下去,用坐起来的时候还顺手把头发抓顺了点。
莫德雷德冲她笑了笑,挥手示意,“早上好Master!没事啦,反正狂王那家伙也一样每天都要一起打种火。”
藤丸立香最近有了轻度近视,早上要先摸到眼镜戴上才会开始一天的生活,正当她头也不回的在一旁的床头柜上摸起眼镜试图成功盲狙。
莫德雷德无奈的提醒:“Master,眼镜拿去修了,罗曼医生说吃午饭前会拿给你的,你要不要去问剧院魅影借一下?”
“啊?对哦是拿去修了……借就算了吧,反正近视现在还不是很严重。”藤丸立香迟钝的回忆了一下,“说起来,昨天我做了个梦。”
她一边说着一边套上了外套,今天她穿的是时钟塔的学生制服,据曾在时钟塔工作的二世科普,这是只给优秀学生分发的制服。
让她轻易的回忆起了以往自己的学习。
虽然不能说是顶尖,不过在校级还是很厉害了的成绩。
几套衣服她一般轮换着穿。
“什么梦?又是哪个英灵的过去吗?”莫德雷德问她,“不过昨天Master你看上去睡的挺好的。”
“不是。”藤丸立香摇摇头,从床上下来,站直了身子往门口走去。

“我梦到了一个奇妙的故事,像以前我还没成为Master的时候那样的梦,我以前每天都会做梦的。”藤丸立香说,莫德雷德跟在她身后,两个人一起出了房间,“我梦到了你、狂王、以及我。梦里我和你们两个一起站在悬崖边,我坐在那里,面前是一望无际的海和夕阳。我们三个在聊天。
“别的我都记不太清了,我记得我问你们两个,‘一直以来陪我走了这么远,辛苦了,有没有什么愿望’这类的话。”藤丸立香顿了顿。
莫德雷德不明白为什么会停下,不过不让话题在这里停下是她给自己的任务,于是她接着话茬说了起来:“是很像Master会说的话啊!”
她伸手搭上藤丸立香的肩膀,远远看着就像搂住了她一样,接着问她:“接下去又发生了什么?”
“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啊小莫……”最后的御主不安的看了看莫德雷德,“你回答我说想和父王心情平和的聊聊天,把你没能告诉她的话都说出去,狂王……他的回答就算了,我就不告诉你了。
“我说那可真是简单的愿望,然后想要转过身给你们一个拥抱对你们说谢谢,却发现你们都不在原地了,整个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人。”藤丸立香说到最后忍不住垂下头,看上去有点灰心丧气。
莫德雷德的一句“没关系放心说吧”还在嘴边就被御主的话吓了回去,到藤丸立香说完的时候她的注意力又短暂的移开了。
“我不会丢下你的,绝对不会。狂王那家伙也是,迦勒底的所有从者都是。”莫德雷德率先作出了酷似承诺的叙述。
他们已经走到了灵基转移室的门口,狂王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站在她们背后,他先把莫德雷德的手拉开,然后自己搭了上去。
狂王的声音不太响,不过立香听的很清楚。
他说,“嗯。”

今天打种火的是狂王、莫德雷德、二世、清姬和幼吉尔,助战拉来了隔壁咕哒君的黑枪呆。
自从莫德雷德来了迦勒底,藤丸立香每天琢磨着想给她抽个父亲回来,可惜似乎是呆毛缘分不足,抽干了九百发石头六十张呼符也没能抽到一个。
她觉得黑枪呆会是最适合当莫德雷德父亲的,因此带着自家满破小莫和狂王跑去抱了咕哒君大腿。
莫德雷德在开始前正在发呆,她很在意御主说的那个愿望。
如果见到了父亲,要和她聊什么呢?
对不起?我很爱你?我希望得到你的承认?
得了吧,这些都不是她想说的。
她只是……很遗憾而已。

黑枪呆几乎是种火队的常驻成员了,基本上每天都在,因此和莫德雷德还有其他几名常驻熟的很,她很快注意到了今天的莫德雷德情绪不太对。
“怎么了莫德雷德?”她骑着马走到莫德雷德身边,学习着平时藤丸立香的样子询问她。
“啊、父王!早上好!”莫德雷德被吓了一跳,随后感到了不知所措,她很快的回忆了一下对方询问的问题,立刻回答道,“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你也是我的儿子,为什么我不用担心你?”黑枪呆问她。
莫德雷德觉得自己有点想哭。
黑枪呆总是这样,因为彼此关系够好,所以虽然和莫德雷德并不是同一个御主,但她也依旧把对莫德雷德欠缺的父爱尽可能的补上。
黑枪呆叹了口气,说拿剑的那个我还真是过分。
打种火只进行到中午,因为御主没戴眼镜差点踩在种火上摔了一跤,不过还是擦破了块皮,幼吉尔赶紧把种火往王财一扔,狂王走过来把小姑娘背在背上,说回去吧。
莫德雷德也跟着跑过来,黑枪呆坐在马上不紧不慢的跟着她,说今天我去一趟你那的迦勒底。
莫德雷德觉得自己真是惶恐至极,赶紧应好,加快步子往灵基转移的地方跑去。
黑枪呆就这么跟过来了。

藤丸立香趴在狂王背上把脸往毛茸茸的领子里一埋,狂王用尾巴把她拦腰卷住还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趴的舒服点。
于是藤丸立香就着埋脸的姿势问黑枪呆,“有什么事吗?”
“最近抽蓝色拿剑的我的概率升高了,从今天开始,持续两天。”黑枪呆告诉她。
藤丸立香立刻精神了,拍了拍狂王的肩膀说我们去召唤室,狂王脚步不停。
“怎么啦?”藤丸立香问。
“先戴眼睛,再包扎,然后再去召唤室。”狂王解释。
也是。不戴眼镜还要跟着队伍出去打种火的是她。

接着狂王背着戴了眼镜脚上绑了圈绷带的御主去了召唤室,按她说的拿了二十张呼符出来。
“石头都扔完啦……呼符倒是还剩四十张,要留二十张保底来着。”藤丸立香对黑枪呆解释。
藤丸立香从狂王身上跳下来,连着抽了十五张呼符,英灵出了不少,两个caster阶的库丘林,六个美杜莎,一个罗马之花·男,剩下的都是礼装。
藤丸立香沉痛的眨了眨眼。
“黑枪呆啊我怎么觉得这个是美杜莎up呢……”
她走到狂王身边拉了拉他的领子,说去把莫德雷德带来。

“怎么了Master?”莫德雷德手里捧着碗饭就跑了过来,看菜色估计是罗宾和玉藻猫做的午餐。
藤丸立香没说话,抱住莫德雷德深吸气。
“你在这里坐好,慢慢吃,我没什么大事。”
前三发依然打了水漂。
“……金弓?”藤丸立香呆若木鸡。
似李!卫宫!
“……小莫我觉得我今天可能又抽不出你爹了。”她叹了口气。

她把最后一张呼符放在地上,深吸气,回忆着那位持剑的亚瑟王释放宝具的情景。
“Ex——”
她随着记忆一起念了出来。
“calibur!”

“试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藤丸立香转头看了看黑枪呆。
再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卫宫。
然后,看向了刚吃完饭的莫德雷德。

………
“莫德雷德,和你的父亲好好聊聊?”藤丸立香爬到狂王背上冲着莫德雷德挥挥手。
“拜拜!下午的种火队你就不用去啦!”
=END=
本来想认真的写一篇“单亲家庭的咕哒子开解小莫以后在她们聊天完毕的情况下抽出了蓝呆”的故事(…
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了(…………
希望来我迦勒底玩耍的小莫可以幸福(安详)虽然我呆毛运不足

评论
热度(48)
© 墨染月_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