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月_Rachel

晨安,小姐。
晨安,先生。

是一个写破文的,并且质量极其低下。产粮随缘,吃啥请走17年6月最后一条博。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我亲友有人提出要互fo,我是不会主动关注的。
言下之意,不要指望我互fo(ntm

产粮的太太们是例外。

淡泊名利,自产自销,爱吃啥就吃啥了,产粮随机,说不定年更,说不定一年都不更。

取关请随意。

爱你们,么么哒。

个人文章严禁转载,欢迎勾搭。
日常生活吐槽请走@墨式超高冷日常

网页端背景作者P站id:29688826,用户名Noir。

【写手挑战十题】我并无愿望。

*是!如题目写了写手挑战十题里BE的其中一题!
*以“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为结尾写篇虐文!
*正好有灵感就兴致勃勃地写了,是原创bg,雷慎戳哦!(…
*原创bg
*原创bg
*原创bg
*重说三。
=
“啊。”她走在楼梯上问,语气平淡又恰到好处的带上了迟疑与轻微的笑意,“你们拿着数学练习册去了语文老师办公室?”
她刚刚交完数学作业,从一楼的办公室走到楼梯拐角,他们从她身侧擦过,走在了她前面。
“他们”,指的是她所暗恋的人以及她与那位的共同好友。
即使现在和他关系冷的像冰一样也无所谓,反正走在一起的第三位也不会让她尴尬。
她小心又狡诈,像是狐狸幼崽尚未成熟试探着捕捉猎物,即使她已经是只成年的可以熟练捕猎猎物的狐狸,但在感情方面依旧维持着幼崽时的一窍不通。
她常常在思考,“人是什么呢?”、“感情是怎样的定位呢?”、“活着意味着什么?”这类的问题常常在她脑中走过。
她的确是人,是这世上平凡又不平凡的人类一员。

前一个问题和后一个问题她都依靠着长久以来对他人的观察得出了答案。
“人是一种无法描述的复杂生物,像复杂的又圆润的多面几何体。”
这个形容,她也不太明白自己在想什么。
“当我说我活着,意味着我还可以思考,我还拥有对我躯体的支配权力,我还可以去尽情的欣赏我喜爱的一切。”
这就是活着。她想。只要我还可以思考,我就活着,但我不能只会思考,我还要拥有我自己的独立支配权。
也就是说,活着意味着拥有自由。
的确,活着就是自由。

但中间的问题是困扰她几年之久的问题了。
为什么我就不能回到小的时候那样不需要思考就能理解感情的时期呢……也不对,那个时候我还不能理解感情。
她叹了口气,气馁的想着或许她生来就注定无法理解感情,感情对她而言是无法被明确概述的。
在她的世界里,一切都需要定义,一切都需要让她理解,而感情仿佛是个独立的黑洞,安静的蚕食着她的时间,随后将它们转化为无意义的思考,并形成了循环。
她并不能理解感情。

或许我甚至没有拥有感情。所有的感情对我而言都是暂时的,比昙花更短。
感动吗?感动。下一瞬间就消失了。
高兴吗?高兴。笑着笑着就停下了。
悲伤吗?悲伤。流泪时也无法理解。
理解“我的悲伤”。
或许是因为我太孤独了吧,我的生活实在过于空荡了,因此上帝留给了这么多的时间允许我思考这些并没什么意义的哲学问题。

我的人生充斥着过客。
与他人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我生命中的过客从不会为我停下脚步。
他人的当然也不会,但他们会和过客一起行走,走过足够漫长的路,这样也算另一种意义的停下了。
谁都可以,只要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你愿意为我付出占比最大的一部分,我就把百分之一百的我还给你。

对她来说,人生中的第一场暗恋也是如此。
这曾是她离理解感情最接近的时刻。
纠结、质疑、不敢置信、全盘接受。
懊悔、憎恨、爆棚的内疚与自责。

他点亮了第一盏蜡烛,而后她小心的把火移到了冰面上。
冰面下是什么?是无穷无尽的油。
燃点极低,但持续时间会很长。
只要他没把火熄灭,燃烧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她坦然的迎接她的死亡,或是感情的死亡。

这是我第一个诚心想要发起请求,请求他留下的人。
如果他不愿意,我甚至愿意为了他而停下。
然而最终他彻底的拒绝了我全部的想法。

她走在楼梯上,回想起今天早上的梦,混乱且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
早晨吃早饭时母亲问她,昨夜是否做了噩梦,她曾在夜中发出痛苦的呻吟。
她垂下眼眸略略回想,作出了这样的回答:
“或许是吧。昨天的梦对我来说是个算不上愉快的梦。”

她梦到了什么?
梦到了她的同学。
这之中当然包括他。

梦境的残片,有很大的一部分是他。

她憎恨自己、同时也抗拒着他。
但她一如既往地爱着他。即使她抗拒着自己的这份感情。

她迈开步子加快速度,走到了他们前面。

现在这样已经够了。

我希望一直这样下去。
=======END=======
结束了,很短的吧有没有很惊喜!
奇奇怪怪文风日常(…)喜欢的话就做好啦非常感谢哦!!!
比心心!

评论
热度(1)
© 墨染月_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