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月_Rachel

晨安,小姐。
晨安,先生。

是一个写破文的,并且质量极其低下。产粮随缘,吃啥请走17年6月最后一条博。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我亲友有人提出要互fo,我是不会主动关注的。
言下之意,不要指望我互fo(ntm

产粮的太太们是例外。

淡泊名利,自产自销,爱吃啥就吃啥了,产粮随机,说不定年更,说不定一年都不更。

取关请随意。

爱你们,么么哒。

个人文章严禁转载,欢迎勾搭。
日常生活吐槽请走@墨式超高冷日常

网页端背景作者P站id:29688826,用户名Noir。

【安雷】水族馆?

总目录


*意识流短打,ooc,没有性格体现请大家当作没看到,写的很丑。
*ooc ooc ooc
=
安迷修在灯光下沉默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票。
是公司同事凯莉送的,号称可以带来桃花运让他快速脱单,然而他并不是很相信这种东西。
“一定要去啦,要是不相信就当作是单纯的出去玩就行。”
下班的时候女孩子轻飘飘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徘徊。

水族馆…真的可以转运?

最后安迷修还是去了。
第二天就是休息日,他穿着短袖中裤背着个包进了水族馆,在周围不是亲子游就是情侣约会的气氛中格格不入。
入场五分钟后安迷修觉得自己有点后悔。
他左拐拐进了另一个展馆,与大部分的人流分散,踏进去的前一秒他抬头看了看展馆的名字。
……没有名字?
安迷修在心里默默感慨了一下水族馆的不足,而忽略了这种明显的错误是有多不可能出现。
四周的鱼群在灯光下游动,有影子投射到他的身上。
下一秒玻璃碎裂水流迸出,他下意识举起手护住了头,闭上眼睛。
我只是来观个光碰都没碰东西怎么忽然就玻璃碎了??希望水族馆别找我赔偿。
昏过去的前一秒安迷修这么想着。

他睁开眼。
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
然后安迷修坐了起来,扫视了一下周围。
这是个相当简陋的房间,一张床、一扇门、一把椅子,以及一扇面积颇大的窗。
他闻到了海的味道,潮湿中夹杂着几分腥味。
海浪拍打船身的声音很轻,但却被他清晰地捕捉到耳中。
视野…有点不对?
安迷修伸手摸了摸左眼,那里戴了一个眼罩。他绕过发丝把眼罩摘了下来,上面的图案是一个骷髅,后面还有个锤子。
我怎么知道这个长得有点奇怪的图案是个锤子的?安迷修一愣。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服饰,是个海盗会穿的衣服,红色是底色,上面还有白色与金色的图案交织。
所以我变成了海盗?
他站起来走到门前,伸手握住把手打开了门。
走过去几步又是一扇一模一样的木门。
安迷修开始狂奔,不断地开门、开门、开门。
最后他回头。
发现自己还在原地。

……没办法了。
安迷修抄起椅子走到窗边,直接砸了下去。
那扇没有开口的窗咔啦咔啦碎了一地,安迷修双手交叉挡在脸前,深吸一口气然后跳了下去。

接着他的领子就被扯住了。
他转过身,有着人鱼尾巴的男人正盯着他。
“你想要逃婚?”扯住他领子的人问。
安迷修感觉有点迷茫,但却莫名的觉得理所当然,似乎他们本该就是婚约关系。
不知何时他身上的海盗服变成了一件款式简单的外套,下身也长出了鱼尾。
“不知道。”安迷修这么回答着。
那个人鱼眨了眨璀璨的紫色眸子叹了口气,然后松开了手。
“我总是搞不懂你在想什么,安迷修,现在也一样。”
“雷狮?”安迷修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你对这场婚姻有什么不满吗?”他问。
“没有。我会遵从安排的。”安迷修摆动了他的鱼尾,凑到了雷狮身边。
于是雷狮又盯着他看了一会。

“来打一架?”雷狮说。
安迷修摇摇头。

雷狮摇着尾巴走了。
安迷修跟上去拉住了他的发带末梢。
“你还…”雷狮说了一半。
安迷修在那个瞬间想凑上去亲吻他。

但还没亲上就醒了。

他趴在电脑前,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是23:59。
时间旁边的小企鹅忽然开始跳动起来。
他揉揉眼睛点开了对话窗口。

【雷狮:
好啊。】

……我说了什么来着?
啊。对。我表白了。

水族馆或许真的能让人转运呢,安先生。
==END==
把之前写了一半的搞定了,彻底改成了意识流短打(。
是个梦,安哥真的有去水族馆,回家以后表白了,发了消息还没等到回复就因为太累了睡着了,睡到这天快结束的时候猛的一下醒了,这个时候雷总也考虑好了所以回复了。
大概就是个迷信的“去水族馆可以找到真爱”的sjb梗(……
真的好ooc啊没眼看了!!(。

评论(1)
热度(17)
© 墨染月_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