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月_Rachel

晨安,小姐。
晨安,先生。

是一个写破文的,并且质量极其低下。产粮随缘,吃啥请走17年6月最后一条博。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我亲友有人提出要互fo,我是不会主动关注的。
言下之意,不要指望我互fo(ntm

产粮的太太们是例外。

淡泊名利,自产自销,爱吃啥就吃啥了,产粮随机,说不定年更,说不定一年都不更。

取关请随意。

爱你们,么么哒。

个人文章严禁转载,欢迎勾搭。
日常生活吐槽请走@墨式超高冷日常

网页端背景作者P站id:29688826,用户名Noir。

【凹凸/安迷修个人】拂风而过。

总目录


*个人向无cp。
*现代背景。

1.
“所以说?”安迷修再次耐心的问。
“没有所以了。”坐在他对面的少女微笑起来与他对视,随后恢复平淡的表情,垂下眼眸滑动着手机屏幕。
安迷修忍不住叹了口气。
目前他正在负责一桩杀人案,应该同时也是入室抢劫案,死者是惯犯,这次估计栽在了坐在他面前的小姑娘身上。
女孩子姓林,叫林明,是目前案子嫌疑最大的一位。
沉默,善于伪装,并且有耐心。
太麻烦了。
他再次叹了口气。

2.
安迷修拉住了她。
“没事吧?”他问。
林明眨了眨眼,盯着他看,然后摇摇头,说警官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聊聊天。
“你先把伤口处理一下。”安迷修皱着眉看向她的膝盖,在刚刚他目睹了自行车撞在林明身上的一幕。
她慢慢的摇了摇头,“我不想回去。”
“那行。”安迷修拉住她的手腕往药店走,林明跟着,一路眼神放空。
纱布绕了几层,最后打了个蝴蝶结,安迷修在口袋里摸了一下,摸出一包星星贴纸,粘了一粒星星在纱布上。
“警官,你怎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林明迟疑的问。
“之前买给队里成员弟弟做手工作业的。因为用不了那么多我就自己留了一点。”安迷修解释道。
“……嗯。我想喝奶茶,一起吗?”
林明带着他拐了好几个巷子,最后安迷修感觉眼前一亮,听到林明跟他说“到了”。
他看了一眼四周,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家奶茶店左边。
“一杯双拼奶茶,警官你喝什么?”她问。
“珍珠奶茶就可以。”他快速的回答了一句。
“一杯双拼奶茶,一杯珍珠奶茶,大杯,要温的。”她熟练的报了上去,然后站在一边等待。
安迷修抢在她前面付了账。
接着两个人捧着温奶茶走在路上,春天已经过了一半,林明还裹着围巾,小姑娘的脸大半张被围巾遮住,从安迷修的角度看上去莫名觉得透露出一股乖巧的意思。
是因为刚下过雨吗?也不是很冷啊。安迷修在心里悄悄想着。
“我的精神上可能有点疾病,不过一直没去心理医生那里看过,我不知道该去哪里看,也有因为从前拦着不让我去的因素,现在自己过了反而不是很在意。”
他一边走一边发呆,猝不及防听到身边的小姑娘开口。
从前……?啊,想起来了,这个小姑娘父母离异,留给她一套房子和每个月打进卡里的钱。现在人刚上高中。
“明天我带你去心理医生那里看看吧。”他说。
“……不用了。根治不了的。”她摇摇头,“我只是缺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心里很清楚原因。治不了,也懒得治。”
他有点想说什么,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感觉我好像有很多事想说。最后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就不说了。一直以来也没人会真的认真听我说。谢谢你的奶茶,再见。”林明咬着吸管,语速放得很慢,“谢谢。”
她重复了一遍。

3.
“你在家吗?林明?”安迷修敲门,“我进来了?”
他有些不安,问她的同学借了备用钥匙,准备进屋看看她。
按照前几次的习惯换了拖鞋,然后他四处看了看,发现卧室房门紧闭,他礼貌性的敲了敲门,然后直接打开了。
小姑娘抱着被子悄无声息地哭。
安迷修愣了一下,转了转手腕重新关上门,走到床边坐下,扒开被子,“抱着我哭吧。”
他感觉自己应该再说点别的,但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并不擅长应付少年人,尤其是哭泣的少年人。
林明张开手臂抱住了他的背,把头埋在他胸口。
房间里很安静。除了有崩溃般大哭的声音。

3.
警官,你要生日了吗?
林明发了条消息给安迷修。
前段时间他们交换了手机号码,安迷修觉得自己心情有点复杂,下意识的不想觉得这个姑娘会是杀人犯。
这样不太妙。他想。
是的。
他按了几下键盘,点击发送。

4.
“可以出来一下吗?在我们上次见面的奶茶店。”林明打电话给他。
于是他和凯莉打了个招呼,披上外套赶过去。
“生日快乐。这是给你的礼物。”
女孩子穿了条裙子,披了一件外套,发型和平时的不太像,好像更精致一点,还上了淡妆。
他拆开来看了看,是套餐具。一套的杯子。
林明羞涩的笑了。
“我不太懂送别人礼物这件事,觉得要送实用又好看的,每次基本都是送杯子,因为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实用的礼物了。里面有封信,你明天再拆。”
她盯着安迷修看了很久。
“生日快乐,警官。”

5.
安迷修回家以后想着林明白天说的话,没有克制住好奇心,还是拆开了信。

6.
致安警官:
很久没有写信了,我也不记得格式是什么样的,随便写写吧。
其实你什么时候拆开这封信都不要紧,因为你能看到下一封信的时间是固定的。
杯子上的图案是我自己画的,拜托店家定制了一个,如果你喜欢的话就好了,我画画不是很好看,请多包涵。
我感觉自己应该给你写点长篇大论,但现在也不想出该写点什么,明天你抽空去我家一趟吧,信箱的钥匙放在鞋柜上。
然后,明天上午七点,我同学去上学路过我家的时候,会投一封用火漆封好的信在我家的信箱。
火漆印的样式是一个大写的L字母,信封正面印着我画的和杯子一样的图案,你应该可以确定那封信有没有被拆阅过。
很感谢你,再见啦。

右下角的落款写着林明。

7.
杯子上的图案是一只鹿,背景是几棵树,画的很精致。
安迷修感觉有什么地方很怪异。
但他想不出确切的点。

8.
第二天安迷修是被电话叫醒的,刚接通他就听到了一个令他无比震惊的消息。
“林明死了,就是之前那个强盗被杀案件的疑犯,在海里泡了几个小时了,早上被游客发现的。”
他收拾了一下,直奔林明的家。

9.
致安警官:
像上一封信里写的那样,我不太懂格式,请多包涵。
不出意外的话我已经死了,不管你现在知不知道这个消息,我已经死了。
我希望你能把我火化,用我放在床头柜上的瓷罐装起来,再烧一张你的照片,把灰堆在一起,用牛皮纸和麻绳扎起来。
再把我扔进海里。
我希望如果可能的话请把我扔在蓝色的海里。
人是我杀的,作案手法在下一页纸,我不知道我死后这份刑会不会判给我的父母,我希望不要,他们把我养大也很辛苦。即使他们并不爱我,我也不希望让他们替我受罚。
一直以来非常感谢你对我的照顾,我甚至想说,对我而言,你是世界上最靠近我的人。
我一直期待在我哭的时候能有个怀抱,期待有个人能陪着我,谢谢你满足了我的愿望。
本来是想自首的,但最后想了很久,我还是决定放弃。
请放心,我一定是死在你生日之后的,我掐着点,踩在十二点的线上跳海。
我很期待死后的生活。
非常感谢你。
如果可能的话,请把那个杯子留下作纪念吧,如果讨厌我不想留着也没关系。
安警官要幸福啊。

落款还是那个他昨天刚见过的两个字。

10.
风吹过撩起帘子,露出一个白瓷杯。
一头鹿站在森林的出口,并即将奔向远方。
=END=
是短打,写了一个小时的产物。
本来想写的情节是“因为第一次感觉到了温暖”所以决定自首不给安迷修添麻烦,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决定改成自杀情节。
不太懂法律的低龄狗(。)不知道这种要怎么判刑。
林明杀人不是出于防卫,她开门前看到锁孔有被划过的痕迹,楼下有邻居在装修,然后拎着钢管开了门,一开门就看到有个男人拿着刀站在门口,没等他开口上去就是一钢管,然后敲死了。
怎么处理的我不知道怎么处理,因为按我原本的想法这个案子根本查不到林明身上了。
最后还是决定放弃查案情节。
本来想写这个的原因是因为出现了女孩子站在咖啡馆桌子的另一端,把礼物放在桌上,说“生日快乐,警官”,然后裙角翩飞的去自首了 这样的画面。
啊屁话好多,就这样吧(。)喜欢的话点个小心心小蓝手呀xxx

评论(7)
热度(4)
© 墨染月_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