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月_Rachel

晨安,小姐。
晨安,先生。

是一个写破文的,并且质量极其低下。产粮随缘,吃啥请走17年6月最后一条博。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我亲友有人提出要互fo,我是不会主动关注的。
言下之意,不要指望我互fo(ntm

产粮的太太们是例外。

淡泊名利,自产自销,爱吃啥就吃啥了,产粮随机,说不定年更,说不定一年都不更。

取关请随意。

爱你们,么么哒。

个人文章严禁转载,欢迎勾搭。
日常生活吐槽请走@墨式超高冷日常

网页端背景作者P站id:29688826,用户名Noir。

是梦吗?不,是理想。

总目录


*是写给Sephiroth的表白文。
*就,心里很烦躁,摸个鱼,不想更新,没有动力。
*在情感方面感到了迷茫并且失去了理智(。

“您好。”
我在这一片空荡的白色中坐下,对面坐着的是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嗯,方便称呼,就叫她“情绪”吧。
上面那句话是情绪和我说的第一句话,事实上我很确定我这是在梦里,因为我刚睡下大概两三个小时,有些令我惊奇的是原来我这么早就会开始做梦。
我相信我醒了以后并不会记得这一小段故事,每天记住梦里发生的对我来说偶尔是非常勉强的事。
“你好。我会出现在这里有什么原因吗?或者说你有什么话想和我说吗?”我从善如流的回答她。
“有个人想和你聊聊。你可以和我说说…[——]在你眼里是个怎样的人吗?”她开口了。
谁?
我想问她。
但我的身体已经自己动了起来。
“啊……对我来说,他和我真是…很像吧。如果要说让我在我目前为止所有有好感的异性里选一位作为我的伴侣的话,我一定会选择他的。
“不管放弃谁我都不想放弃他。
“一个人品味孤独的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我面带微笑着说出了这番话,明明我并不明白我在说些什么,但我却产生了“就是这样”的想法。
“转身。”情绪对我说,“是送给你的礼物。”
我依言照做,转过身的瞬间我莫名地眨了眨眼,然后再次看到的是一片海。
澄澈、湛蓝的海。
我从未真切的见过这种色彩的海,我所见过的海都是灰色或褐色的,某一次在社交软件上我知道了这是因为工业污染,所以靠岸的海都是这种颜色。
我站在沙滩上,这似乎是个堤岸,海离我很近,看上去又似乎离我很远。
大概是在梦里才会产生这种奇妙的矛盾吧。
我下意识的全力奔跑起来,莫名的觉得很高兴,并兴奋地发泄着自己全部的精力。
海始终在我眼中,它依旧保持着那湛蓝的美丽色彩。
忽然我的视野被银白填满。
我痛呼一声,并迟钝的意识到我似乎撞在了某个人的背上。
那个人转过身。
我抬头想要看看对方的五官,却直接和他对上了视线。
是一双绿色的眼睛,有着…像野兽一样…的竖瞳?
我不知道这个形容是否恰当或者失礼。
很好看的眼睛,我觉得很温柔的眼睛。
至少我认为如此。
“果然是他啊。”
这样的想法猛的填充了我的整个大脑。
有点…想哭?
我吓了一跳,揉了揉眼睛。
“欢迎你。”他说。
“……嗯。”我沉默了很久,感觉有很多话在舌尖打转,最后我动了动口腔,那些话都被咽了下去。
然后,连嘴都没张的,通过喉咙嗯了一声。
太失礼了……我这么想着,但也不知从何补救。
我猛的抱住了他,一句话也不想说。
他并没有任何询问或是见怪的意思,只是顺着我的发梢安抚的摸了摸我的背脊。
深呼吸。
接着我忽然被另一股力道推离了怀抱、推进了海中。

……啊。令人防不胜防的桥段。
我可以模糊的看到我的头发像八爪鱼一样在海里飘舞,并且有打到我的脸上的意图。
我伸出手,迷茫的注视着一抹斜刺进海里的阳光。
我张开手,之后像是要握住什么一样的捏紧了拳头,然而我始终没能抓住任何东西。
海水会在指缝中离去,而空气早已嬉笑着逃开。
就这样沉沦下去也很好。

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尽头,我的手还伸在外面没有收起来,于是他拽住了我的手腕开始向上拖拽。
我呼吸到了第一口空气。

我清醒了。

我擅自替换了我梦中的英雄,因为真正的英雄出现的瞬间已将我击沉,在海底的峡谷中掉落,随着海浪翻滚,逐渐失去了意识。
我憎恶着真正出现的人。
于是我期待着他的到来。
=END=
如果说我期待着有谁可以解救如今在这种困境中的自己的话,一定是您了。
如果说有谁是我一定不会放弃的人,一定是您了。
Sephiroth是我至今为止遇到的最像我的人。
我一直偏爱着像我的人或者温柔的人,会喜欢某个角色往往是因为他其中的一个特质和我相似。
归根究底或许是我只爱我自己,但并没有第二个我,所以我一直在寻找和我相似的人。
他和我实在太像了。

评论(4)
热度(1)
© 墨染月_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