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月_Rachel

晨安,小姐。
晨安,先生。

是一个写破文的,并且质量极其低下。产粮随缘,吃啥请走17年6月最后一条博。

一般来说只要不是我亲友有人提出要互fo,我是不会主动关注的。
言下之意,不要指望我互fo(ntm

产粮的太太们是例外。

淡泊名利,自产自销,爱吃啥就吃啥了,产粮随机,说不定年更,说不定一年都不更。

取关请随意。

爱你们,么么哒。

个人文章严禁转载,欢迎勾搭。
日常生活吐槽请走@墨式超高冷日常

网页端背景作者P站id:29688826,用户名Noir。

【凹凸/安雷】灵魂的颜色。-2

总目录


*有原创女性角色。
*双向暗恋设定。
*“我”可以看到灵魂的颜色。
*应该有大写加粗ooc。
*如果可以接受就开始吧!

我说怎么那么眼熟原来我真他妈看见过他,在每年的开学典礼迎新晚会毕业典礼以及各种大大小小的活动上。
进A大两年了,我其实看到雷大爷的次数也不少了,粗略统计一学年至少十五次,也就是说我和他单方面碰面应该已经超过了三十次,但我人懒,一般都是看颜色认人,雷狮以前离我太远我根本看不清他的颜色,想想算了吧,结果没想到还会偶遇一波。
这波操作我是服气的。我在内心哀嚎。现在丢下雷狮跑路还来得及吗,我只想当个普通人,请A大的各种炮筒放过我不要让我上论坛。
我想当游客而不是猴子啊。
在我对着手机发呆思绪飘出太阳系的时候车停了下来,我付了钱继续拉着雷狮开始赶路,走到一半看到个很眼熟的…灵魂。
我操离我远点你不是那个隔了两百米都会发光的吗。
显然他会发光不是没有原因的,看到我一个人辛辛苦苦拖着雷狮大爷就充满善心的走了过来问我要不要帮助,我强忍着刺痛眼睛的光芒拒绝了他。
我还想要我的眼睛,这让我不得不十动然拒。
“那你路上小心啊,雷狮发酒疯很厉害的,我让格瑞帮你看着点吧。”
??等一下,格瑞好像是。
我隔壁班那个,年级第一?
别了吧我还要脸。
我再一次十动然拒了这个闪闪发光的男孩,艰难地迈开腿往前走去。
“安哥你回来啦!快来给小姐姐帮忙!”我听到发光天使说。
安姓好常见啊现在……怎么我随随便便就能碰到两个。
那个姓安的开口了。
“金,你说什么?我刚刚插了耳机没听清。”
我操,刚刚和我通电话那个。
我加快了步伐,试图逃离(对我来说的)尴尬中心。
发光天使又开口了。
“安哥你看啊!那边的小姐姐需要你的帮忙!”
他话音刚落我正好带着雷狮拐进了他住的那栋楼,于是安迷修完美的错过了我和雷狮的身影,我觉得这场令人心痛连带着肉痛的旅程总算是要结束了,坐电梯到五楼的时候从雷狮口袋里扒出了钥匙极度兴奋的打开了门,然后快乐的把他扔在了沙发上,四处看了眼确认了一下哪里是卧室,又把他扔到了床上。
溜了溜了!!!
内心刷屏“非礼勿视”,接着我把钥匙放在了餐桌上然后快速的跑了出去关上了门,一路小心翼翼的躲开各种对我来说非常麻烦的人物,坐在了小区门口的便利店里开始啃起了面包。
天知道我还要背负一个把素昧平生的学长扔回家的任务,我只是想拿个资料喝杯奶茶快乐的回去吃午饭。
饿死我了,想吃小馄饨。

快到傍晚的时候出乎意料的竟然收到了雷狮的来电,我本来正在安静的刷着我大论坛希望不会出现我的身影,然后来电提醒占据了整个屏幕,我看了看来电位置,思考了一下觉得应该不是什么垃圾电话…叫什么来着,算了就这么叫着吧,然后按下了绿色的接听键。
“喂?”我按了免提,宿舍里现在就我一个,反正我闭着眼睛也能考到我大年级前二十也无所谓复不复习了,肉痛我的出租车钱,所以决定回宿舍躺着而不是辛辛苦苦地复习。
“下午是你把我送回家的?”雷狮的声音透过电话传来。
我靠你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昨天我好像没告诉过你吧。
“是的,我是不是…呃…多管闲事了?抱歉平时不怎么关心论坛所以昨天没认出来您雷学长。”
我觉得我会被雷总杀人灭口的,毕竟我知道了他家地址,虽然拍下来的照片已经被我删除了。
“没有,谢谢你。请你吃饭,下楼,在你们宿舍楼门口。”
我靠????
我觉得雷总要杀我了。我决定婉拒。
………等一下他是不是不喜欢别人拒绝他啊,算了早点弄好早点结束吧。我还想考试的。
“好的好的请学长等一下我换件衣服……”我拿着手机坐了起来。
“撸串去,要换衣服换耐脏的。”雷总好心的叮嘱了我一句。
我…陷入了沉默。
该如何委婉的告诉雷总我对烧烤体制特殊吃一次就拉肚子?
我还酒精过敏,还是偶然一次喝了人家倒给我的rio我才知道这事。
算了拉肚子又不会死人,只求雷大佬不要再拉着我干嘛了,被人婊上论坛比被判死刑还可怕。

然后五分钟后我扎着马尾穿了黑色短袖和牛仔中裤下了楼,短袖上是只有紫色眼睛的灰猫趴着吃小鱼干的图案,还有几个Z,上次和舍友逛街的时候舍友买给我的,牛仔裤没什么好说的,反正洗洗也差不多了。
然后看到靠着摩托车的雷哥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不对的地方,心里咯噔一下感觉自己要开始冒冷汗了。
雷哥这他妈不是和我衣服上的猫特点一样吗。
怀疑我在去撸串之前就会被雷哥打死。
“卧槽。”我用手捂着嘴巴绝望的小声喊了一句。
“学长我不是故意的……我黑衣服不多随便拿了件还是别人送给我的……我真不是故意要穿这件的……”
完了,我同马私奔吧。
雷狮听了我的话有点诧异的看了看我的衣服,哦了一声说没事,我看你也不会像是会买这种衣服的人。
那可不我连你的脸都不怎么认识。
然后雷哥拍了拍摩托车后座,说我载你?
……别,我现在说我晕车还来得及吗?
海盗团成员的出现及时缓解了我内心的尴尬。
“大哥,这个就是你说的那个学妹…?”卡米尔抱着书看了看我,我心下一凉,失算了。
帕洛斯和佩利跟在他身后也看了看我,佩利接着环顾四周咧嘴笑了一声说老大你还是载卡米尔吧,妹子我来载就行。
?????
我眼角余光瞥到树后一个冒着红光的灵魂。
然后敏锐的听到了一声快门声。
完了啊啊啊啊啊要被婊论坛了啊啊啊啊啊求您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算了。我面无表情自暴自弃。
“佩利带我吧?学长我没坐过摩托……”
希望佩利粉丝不要打死我。
哦说起来虽然我对他们的脸都没有一个认知但我还是知道雷狮组织了雷狮海盗团的,我也知道这个海盗团有他堂弟也就是我同桌的小迷弟卡米尔,有佩利和帕洛斯。
我对卡米尔的脸还是有个认知的,我觉得他颜色变幻的速度就和雷狮飙车的速度一样快,让我不禁感慨一下闷骚真神奇。
然后卡米尔完美的替我解了围。
“你和我一起走过去?”
我立刻点头。
我同桌是个超会做甜品的人,在一家店打零工赚钱花,还在某个网站当了美食区up主,而卡米尔就非常非常喜欢他做的东西。
他们两个第一次面基的时候我同桌把我也拉去了,此后我也参与了很多次这样的行为,和卡米尔也算是混了个眼熟。
“三包马卡龙。”雷狮已经开着摩托走了,我立刻小声的对卡米尔表达我的感谢,然后看到不远处去取车的佩利和帕洛斯晃晃悠悠的骑着车一边聊天一边往外赶。
“没事,我看得出来你不喜欢当视线焦点。因为你的那个特别的本领吗?”卡米尔在佩利路过的时候把东西扔进了他的车篮,然后开始在我前方给我带路。

忘了说了,我同桌知道我可以看出别人灵魂的颜色,他为了知道某些人的人品以及对他的看法所以才天天请我吃东西,就怕他被谁暗算。
戏真多。
然后这家伙某次和卡米尔聊天的时候一顺嘴说了出去。
……这世界上知道我秘密的人又多了一个。当同桌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面无表情的揍了他一顿。
“差不多吧…不喜欢被别人围观,因为这样的话又会莫名发现很多恶意,我不喜欢这种东西。”
这么说着的时候我在脱离宿舍楼wifi之前最后刷新了一下论坛。
完了,上论坛了。
我捂住了脸。
“你哥破事真多啊……我因为他上论坛了,现在羞愤难当想自杀。”
我随口对着卡米尔抱怨。
“习惯就行了。”卡米尔难得的并没有对我的话表现出什么反感。

走了五分钟以后我穿越了层层小巷走到了烧烤摊,在还没坐下前我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店面,拍了拍卡米尔的肩。
“我觉得你们能找到这么条路真是太天才了。”
“过奖,我哥的功劳。”卡米尔说了一声。
然后我继续跟着卡米尔,时不时看一眼眼角看到的那抹夺目的色彩,我看着那抹色彩时不时地变幻,有一丝想要开始刷论坛的冲动。
“话说你知道…呃…你大哥会叫谁傻逼吗?”我委婉的询问卡米尔。
我感觉我看到卡米尔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给了下去。
“给的备注是不是五个字?”他问我。
我点了点头。
……完了更黑了。
“名人榜第五,具体发生了什么我等今天散了发短信给你。”
“…好的。”
我相信雷狮雷总是个有礼貌的三好少年,无法否认的是我的八卦心在跳动,特别关心和傻逼加微笑颜文字的组合让我开始了疯狂的脑洞。
为了避免脑的太过分我觉得还是询问一下真相比较好。
“你哥是不是……”我思考了一下。
我觉得没有必要,还是闭嘴吧。
“你当我没说。”我补充了一句。

这之后我开始和他们撸串,我呆若木鸡的看着他们烤好了就分我一串,雷狮手里抓了一把,旁边放了几打啤酒。
我下意识地忽略了吃烧烤的后果,戳了戳和我比较熟的卡米尔用眼神示意他在来点金针菇,最后我全程没有动手的吃了两个小时,喝完了五听可乐。
……卧槽雷狮怎么又醉了??
还开始哭了??
我怎么了你就要骂我傻逼??
卡米尔脸都黑了啊???
快救我卡米尔……

…哭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我盯着那双水盈盈看上去特别软糯的紫色眼睛有点感慨。
好了,豁出去了,被婊就被婊吧,我无所畏惧了。
难得找到个可以亲近的同类我还是很高兴的。
这么想着的我摸了摸我的棕毛并眨了眨我的浅绿色眼睛。
==TBC==
中间有用一个游客和猴子的比喻,意思是“我”喜欢围观别人而不是被别人围观。
我同马私奔吧=我tm傻逼吧
会写一下文里提到的论坛体。

爱我请给我一个小心心让我知道你爱我x如果愿意的话还希望能收到小蓝手和评论
我爱你哟x
(如果要暴打我请下手轻点

评论(4)
热度(9)
© 墨染月_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